毛泽东杂谈

2016-10-16 14:52:18 来源: 中国观察杂志 浏览次数: 1515
 

毛泽东杂谈

文/苏伟

 

一篇读罢头飞雪

 

毛泽东生前说:"我死后还要管你们70年。"

毛泽东1976年病逝,至今正好40年。

傅高义在书中称:"1976年9月9毛泽东病逝,邓小平时代开始。"

依我看,傅高义的这一论点纯属唱高调,根本不符事实。邓小平虽被推举为党的第二代核心领导人物,但他代表不了一个全新的政治制度。因此,毛泽东病逝后至今,统称为"后毛泽东时代"是准确的,也是与事实本身相符的。

在中国,只要从中央至地方实行党委第一书记领导制,只要中国人民解放军听党指挥,只要毛泽东思想和社会主义制度等这些字眼未从党章中拿掉,就足以说明毛泽东缔造并遗留的根本政治制度丝毫未变,毛泽东身后的所有改革都是在确保这一根本政治制度的前提下局部开展的。既然如此,那么,剥离毛泽东以他人为主体确定时代属性的任何言论都难以成立。

改革开放后,有人企图全盘否定毛泽东,清除他的影响,单方面突出中国共产党的丰功伟绩,强化党的领导,突出个人的核心领导地位。但这种企图不但未能获得成功,而且屡试屡败。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中央重又象征性地高举毛泽东旗帜,巧妙地平息争论,安抚人心。

这分明是一种阴谋手段。

有此阴谋手段操纵,批毛、倒毛之风一发而不可收拾,持续30余年而未中断,达至历史罕见地步!

还有人幻想着将毛泽东的一生进行切割,分段评价,最突出的一种分段评论以1956年为切入口,对1956年之前的毛泽东给以高度评价,对1956年之后的毛泽东全盘否定。但这种幻想也未能变为现实,梦破之后便是惊魂未定。

在各种否定毛泽东的大潮中,冲锋在先的人士,严重低估形势,忽略民意,尤为重要的一点是,他们缺乏对毛泽东传奇所形成的集体无意识的认识。

毛泽东的影响主要在民间,他的群众基础是其他几位领袖所无法企及的。这是不争的事实。在我看来,经过多少年潜移默化的影响,又经时代变革中大浪淘沙式的沉淀,毛泽东传奇已无声无息地转变为集体无意识,犹如民族图腾象征物一般,深深地镶入不知多少人们的心灵中(至少三代人),一触即发,而且是在自觉或不自觉中进行。这就是毛泽东无与伦比的群众基础,也是无与伦比的强大现实。

自九十年代初至今,国内外掀起持续不断的毛泽东热,正好说明这点。毛泽东已死四十年,毛泽东热这一现象的背后涌动着强大的集体无意识,即毛泽东是广大底层民众诉诸自身利益的精神依托,要求变革现实的力量源泉。

这样重量级的人物,在当代中国只有两人:鲁迅和毛泽东。其他人物统统靠边站,不是一个量级的。鲁迅的粉丝群体来自知识界不满现状的一大批学人和青年志士;毛泽东的粉丝群体则来自底层六大受害群体,人数叠加接近九亿。

毛泽东就是这样一个人:党内无人撼动!有一日,他遭重新评价,依然活在历史中,活在集体无意识中,不可消亡,最坏的结果是毁誉参半。

一个真正的学人,应该明白这些,应该有个人独到的历史观和现实感,而不是跟风跑龙套。所以,自己通过全面深入研究后得出自己独到的认识,最有价值,也最可靠。

当代作家的大多数名著为何难以成为经典?

我对自己读过的文学作品粗略地作了一个统计,我发现60本书中有53本是写过去的。文革后兴起的伤痕文学、新现实主义文学、印象主义诗派等,都是以反右、知识青年下乡、大饥荒、文革为主题,展开叙事、描写、反思的。如果没有那些运动,能产生这样的文学,能成就一大批名作家吗?虽然那批作家的作品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产生过轰动效应,但是可经受时间考验最终成为经典的寥寥无几。他们的作品为何不具备经典性?如果与世界名著比较,我便发现这类作家企图给予后人一段真实的历史,却由于自身思想文化水平的局限,过于注重泄愤,摆脱屈耻印记,而未能找准个人在大时代中的定位,所以,他们的作品不仅未能激活历史,而且给与历史相连的当下现实交了白卷。他们的作品属于过去,准确地说,属于拨乱反正、解放思想、走出文革那个时期。但他们真正走出去了吗?我看未必。事实是:他们受了苦,依靠会写,纷纷往上钻,什么部长、什么委员、什么代表、什么主席,几乎全是他们,真是大出风头,名利双收啊!他们真正反体制了?种种迹象表明:他们是虚伪的假反体制者;他们要走出特定历史,摆脱时代烙印,绝无可能。对此的态度,决定作家的真诚和深度。写出欲走却走不出,那种挣扎、那种痛苦、那种复杂人性的体验,才具有深度、才具有历史纵深感、才可称为经典。在此方面,鲁迅的《野草》就是最好的例证。

 

鲁迅和毛泽东

 

我从初中开始就非常崇拜鲁迅和毛泽东,那时的我虽不能透彻的理解他们的思想和见解,但却受到他们现实主义世界观及强烈反抗旧世界、旧秩序、死传统的精神所熏陶,心中涌起一股不安分的激流,这激流一直保持至现在,恐怕到死也不会完全干涸、消失。后来广读了其它方面数不胜数的好书,曾有相当一段时间我遗忘了鲁迅和毛泽东,甚至唾弃他们,贬他们,骂他们,向他们造反。可当我在书海中漫游,经历无数岛屿,阅尽无限美景后上岸,一旦来到现实之中,面对只有个人需要解决的一系列生存、选择、发展、创业等问题时,我又一次走进了鲁迅和毛泽东的精神世界,这才发现,我已不能背弃他们。在中国,尤其对生活在当下的中国的我而言,不但认识现实离不开鲁迅和毛泽东,而且要想解决一系列问题也离不开鲁迅和毛泽东。读鲁迅,可认识国民灵魂,一部《鲁迅全集》就是一部生动教材。关于人生在世,需要解决的问题,毛泽东论述的更为具体,他说:作为个人,生命之需的衣食住行如果不能确保,个人奋斗的精神如果不能提升,受到官僚压迫,受到资本家剥削,受到黑社会奴役,如果黄、赌、毒、打、砸、抢、杀等侵害人民,一个人怎可有能力抵御?他们怎可不随波逐流,成为社会的牺牲品?所以,革命一定会来临,而且有人的地方,有问题的地方,就有革命的土壤。

 

毛泽东和四位女性

 

我在这里要讲的四位女人是:江青、张玉凤、王海容、唐文生。

毛泽东去世后,王海容和唐由之都没有结婚,抱守独身主义,过着低调又充实的生活。为何独身的白发老妇,没有子女孙辈,又极少参加社交活动,在不能像一般人那样享受天伦之乐的情况下,还颇感自足充实呢?有种流俗的说法,称她们与政治上伟大,生活上伟大,性上也伟大皇帝好过,便注定无人有此实力,成为她们的另一半。这种说法不无道理,但绝不是最重要的因素。

当年,这三位年轻貌美、才华出众的女性,选择独身,与毛泽东的慈悲和难言的内心秘密有关,也与另一位杰出的女性江青有关。晚年毛泽东在接班人一事上被弄得焦头烂额,先是刘少奇、后是林彪,结果人亡政息。毛泽东曾考虑过让江青接班,把党政军权全部交给她,为何毛泽东最终没有把位子交由经久考验的革命战友、可称得力妻子的江青呢?

除毛泽东清醒估量了江青执政后对中国的影响外,谙熟历史、谙熟权力掌控下的人性的毛泽东,被内心涌动的秘密所灼痛。有一日,他对身边工作人员讲起红楼中的情痴才女及一代女皇武则天掐死亲骨肉,成功登基时,情绪失控,老泪纵横!历史的教训和女人的命运,让毛泽东内心倍受煎熬,最终他把权力交给了华国锋。

毛泽东对华国锋讲,你资历轻、经验少,遇事多向江青请教,她有能力平衡左右冲突。结果,华国锋上台后,受到多种威胁,他只好与叶剑英等联手一举粉碎四人帮,江青被判死刑,缓期执行。

由于江青的特殊身份,有人向她步步紧逼,不甘受辱,性格刚烈的江青自杀。江青死了,这三位女性却免于一死。体悟毛泽东内心难言秘密的三位女性,在毛泽东遗体旁号啕大哭,想必她们的情感也是难言的滚烫!读懂了毛泽东,又万分怜惜自己命运的三位女性,在以后的岁月,以全部人格和心魂,不离不舍地追随毛泽东的背影,捍卫毛泽东仁慈的爱,绝不说毛泽东一句坏话,任凭风吹雨打,天翻地覆……

我们常谈老革命的贡献,有几人明白权力掌握下的人性秘密?这也是惊心动魄,决定中国命运的隐性历史啊!为此,我更加崇敬毛泽东,难忘毛泽东身边的四位女杰,若把她们写成书,必会成为另一种感人肺腑的红楼梦!毛泽东与四位女人的故事,如果放在擅长描写人物内心活动、被罗曼罗兰称为灵魂的猎者、写过疯狂女王《玛丽内特传》和世界建筑师《巴尔扎克传》的茨威格大师笔下,必会精彩绝伦,成为传世经典!

 

青年毛泽东的哲学

 

19736月,毛泽东会见马里国家元首兼政府总理特拉奥雷。特拉奥雷说,我们非洲人都认为毛主席是天才,而且是有史以来唯一的天才。毛泽东摇头说,你把我吹得太高了,我是地才,地就是土地。地才是人民群众的经验,我做的总结,没有人民,啥事也干不成啊!地才是毛泽东对自己的精准概括。

当年,在湖南省立图书馆门厅里,挂着一幅《世界坤舆大地图》,19岁的毛泽东每天走到地图前,总要驻足良久,陷于沉思。他自言自语道:世界如此之大,如果这只是一个奉行丛林法则的动物世界,它能够存在下去吗?如果世界上的人生活得如动物一样,这种人生有意义吗?这样的世界难道不应该改造吗?

青年毛泽东带着这些问题,埋头翻阅古书典籍,当他读到心学创始人王阳明的《传习录》,便被他的主张六经皆史史即事也,所深深吸引。当晚,毛泽东在灯下写下了自己的感悟:人只有通过劳动、行动和做事才能表现自己。心学所说的觉悟,便是致良知。何为良知?毛泽东总结了中国人的世界观有三个要素:一是作为文明世界的天下或天理;二是作为政治世界的王朝、国家和法;三是作为实体的劳苦大众。

毛泽东通过对中国历史的梳理,认为中国之衰落,乃是因为执政者与人民之间缺乏信念,这集中表现为人民不相信法律和制度,因为它们建立在社会不平等的基础上,是分裂国家与社会、人民与执政者的工具。出于这样的理解,毛泽东便为良知和天理,确定了内容,即民族要解放,国家要独立,人民要革命,劳苦大众翻身得解放,彻底改变官民对立格局,实现人民当家做主。这是青年毛泽东的理想追求和奋斗目标,也是他终身的治国理念和政治抱负。

 

驳名家言论

 

作为反毛泽东急先锋之一的著名学者蒋祖权先生,在其名篇《文化大革命对中国的灾难性影响》中,称当下社会中的种种怪象、乱象,诸如有毒食品、地沟油、假药剂、父女乱伦、亲人间的残杀、同性恋、换妻交、男女同交,等等,都是文化大革命的直接后遗症,都是毛泽东留给中国的负面影响。

此言此论纯为胡说八道,既不合逻辑,又不合事实,根本无法说服人。分明是资本逻辑主导一切,让人唯钱不认,利欲薰心,贪婪如狼,道德沦丧,价值虚空,不择手段,怎么什么事都扯到毛泽东和文革那里去?如按蒋先生说法,那么毛泽东死后的四十年,包括黄、赌、毒、嫖,以及性产品、电子产品等泛滥于世,也是毛泽东和文革的错导致的?

有些极为走红的教授,就是人们所给予精准评论的叫兽,这类人拿着国家发放的高额薪水和项目资金,一边大叫着,一边对钱发笑,一边严厉批判,一边拥揽美女,极具两面性,人格分裂。最为可怕的是:他们名气大,却违背常识,睁眼说瞎话,口口声声为民,大半辈子过去了,没见他们有一丝一毫转私为公的迹象,也没见他们遵从思想,做出任何有利于人民的实事、大事来。

 

与王寒非君谈毛泽东及唯物辩证法

 

苏 伟:毛泽东是伟大的战略家,极少有人像毛泽东一样富有争议、受人关注,无论在什么地方,无论什么人,我总能听人们在围绕毛泽东兴趣盎然地谈天说地。为了毛泽东,拥毛派和反毛派各不相让,大打出手的事常常发生。为一个人达至这般动情的地步,在中国唯有在毛泽东身上才有,周恩来、刘少奇、朱德、陈云已少人有提及,邓小平也是望尘莫及!

以下是著名学者、作家王寒非先生讲毛泽东的一个片段,颇有见地,深得相当一部人的认同。没有争议,一切都是死的。

王寒非:我这么说是基于万物共存的一个最基本的哲学原理,即正负平衡原则,就像太阳和月亮,白天和黑夜,对地球的存在缺一不可(跟中国古代哲学中的阴阳调理学说相似),人类社会的存在也如此,一个完美的社会,既要有私有制的资本主义,也要有公有制的社会主义,失去了任何一方,社会秩序就会失去平衡,另一方也会轰然倒塌。社会主义社会的诞生,就是在资本主义无法自圆其说的时候开始的。也就是说,没有资本主义身上的天然弱点,也就不会诞生社会主义这一资本主义的天然敌人,既然是天然的,就一定符合自然规律,它们的关系就应该是良性的对立统一关系,不是恶性的互相毁灭关系。

遗憾的是资本主义并没有理解这一自然法则,对社会主义公有制思想进行了血腥清洗,导致了社会主义力量的武装革命。社会主义国家建立后,资本主义又对之残酷挤压。换句话说,没有极端的压迫就不会有极端的反抗,如果没有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队在朝鲜战场跨过三八线,到中朝边境威胁中国本土,深谙对立统一这一事物存在的矛盾关系的毛泽东就不会公开入朝参战,唇亡齿寒。

遗憾的是苏联出于自保并未公开出兵支持中国。但毛泽东的不屈不挠使美国自觉的退到了三八线以南。毛的精神既挽救了中国更挽救了美国。因为美国占领中国后,肯定会占领苏联。社会主义是垮台了,但资本主义离自己垮台的时间也不远了。如果没有社会主义在资本主义天然的弱点上存在,其弱点就会迅速弥漫其全身,最终切底吞噬资本主义整个社会。而社会主义的诞生,使资本主义有了高度警惕,迫使资本主义不断自我调节自我净化和自我完善。资本主义难道敢否认社会主义诞生后,它不是从垂死的挣扎中开始了新一轮复兴吗?换句话说,资本主义的复兴虽然导致了苏联社会主义阵容的垮台,使社会主义到了垂死挣扎的边缘,这也意味着新一轮社会主义复兴和新一轮资本主义衰败的开始,这是物极必反的天然法则。但它绝对不会以谁消灭谁结局,而是通过这种调节,达到一种从不自觉的天然调节到自觉的良性的自我调节。

这就是人类社会最完美的对立统一关系的开始,也是苏联违背客观真理,一心要消灭资本主义成为世界独裁,最终自取灭亡,而中国不愿成为苏联独裁主义的跟班,主动跟苏联划清界限,大胆在72年跟美国接触,最后没有跟苏联一道垮台的根本原因。

应该说这是精通对立统一哲学关系的毛泽东的伟大智慧又一次挽救了中国。但毛绝对不敢说要跟美国和平共处的话,因为他身边的政治对手和政治敌人太多了。毛的第一次挽救中国是发动足以影响世界历史,也是人类有史以来规模最大、气势最猛的政治运动文化大革命。遗憾的是毛泽东这一旷世绝唱,我们也许要过去许多年后,才能真正领悟到它对人类哲学的不可替代的伟大贡献。应该说,文化大革命是毛一生智慧的结晶,也是人类缔造最完美世界秩序的最高智慧的结晶。世界终有一天会真正的认识毛,理解毛,并永远离不开毛!

 

要学会明眼、明心、醒脑

 

为了研究毛泽东和写毛泽东,我花费了近五年时间读了颇具代表性的136本写毛的书,其中9本是港台和国外出的禁书。说实话,改革开放30多年来倒毛、批毛、揭毛甚至鞭尸毛之风,从明到暗、从官方到民间、从国内到国外,未曾间断,几近高潮,用秦晖先生的话讲,别当学生和老百姓当傻子,嘴里鸣炮的一大批学者讲的、写的,他们未必不知,这可是信息大爆炸,电脑软件翻墙观世界的时代啊!为何首都高校有相当多的学生在知道历史真相后仍然崇拜毛泽东?为何曾受过深痛迫害的当事人及后代自发纪念毛泽东?改革开放以后至今为何在全社会各领域掀起13次毛泽东热?认为他们已被洗脑,是愚忠表现,纯属扯淡。种种现象也是历史的延伸,是历史对现实的刻写!只说过去,不对后30年作深刻反思,不对如今的权贵资本主义进行批判,一切等于隔靴骚痒。在我读过的谈毛、写毛、论历史和现实的学者中我最敬佩钱理群、秦晖、萧延中和吴子凌,因为他们不但求真,而且思想深刻,颇有高度,对我极具启发性。当然,他们的书因有炸弹式威力,统统查禁,诸多言论被人跟踪删除!

 

五四运动为何被定性为爱国主义运动?

 

在我看来,五四是属于革命青年、理想主义者的节日,为何它被主流意识形态定性为爱国主义运动?这要从史实、从源头说起。五四运动爆发后,执政党国民党十分痛恨先进知识分子和青年大学生的联合革命,给予残酷无情的镇压。当时信奉马列主义的毛泽东追随陈独秀等勇敢加入五四洪流,高举反专制的旗帜,成为革命青年的杰出代表。在毛泽东写作光辉著作<新民主主义论>之前,共产党党内对五四的评价很低,党内大多领导人认为五四是由胡适等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们领导的一场精英分子要求变革的运动。但毛泽东站出来肯定五四,给予它极高的评价。他称陈独秀为"五四总司令",称鲁迅为"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主将,鲁迅的方向就是中华民族新文化运动的方向"。由于毛泽东对五四的肯定和对鲁迅的经典评价,他的言论赢得了党内外知识分子的普遍认同。毛泽东还对五四新文化的历史作用给予重要论述,他说"五四运动在思想认识上,准备了中国共产党的成立"。毛泽东高举五四旗帜,并视自己领导的中国共产党为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合法继承者。由于五四反对封建帝制、反对国民党专制统治,倡导建立自由、民主、平等的新中国,加之毛泽东对其的独特论断,从此,五四新文化运动便被主流意识形态定性以青年大学生为主的爱国主义运动,后被法定为青年节。

 

鲁迅和毛泽东对国民性的认识

 

冯雪峰说,一位日本学者讲,在全中国,最懂中国的有两个半人,两个人指蒋介石和鲁迅,半个人指毛泽东。依我看来,在全中国,最懂中国和最了解国民性的是鲁迅和毛泽东。鲁迅和毛泽东都注重改革国民性,都对国民性进行了极具天才的批判。鲁迅对国民性的洞察集中在《阿Q正传》中;毛泽东也是深知农民局限的,他讲,农民骨子里喜欢私有,喜欢无拘无束。但怎么改造?鲁迅倡导启蒙,进行精神革命,铸造健全的个人。毛泽东倡导公而无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做纯粹的人。自上世纪九十年代,知识界掀起告别革命论思潮后,鲁迅和毛泽东均受到严厉批判。无论怎么讲,历史就是历史,福柯讲,唯有历史,才可提供认识现实的参照。所以,鲁迅笔下的阿Q,毛泽东标榜的模范雷锋,对于考察历史维度中的国民性,颇具现实性。

 

读胡耀邦之子五篇文章后的感想

 

胡耀邦之子胡德平、胡德华二兄弟,公开支持否定毛泽东(特指建国后),但他们拥护中国共产党,赞成改革。这样一来,他们的文章便矛盾迭出,无法以理服人。他们想踢开毛泽东,拥护共产党,推行父亲胡耀邦新政。但他们忽略了一点,这个体制正是毛泽东留下的政治遗产,脱离这个体制还谈什么共产党执政?也正是这个体制才确保了他们的政治资本和实际利益。他们反毛,却闭口不提先父在执政后的遭遇及死亡,这一切是怎么造成的?太可怕了!人竟在实际利益和政治幻想的双层纠缠中,对问题的认识可达到这样浮浅的程度,令人扼腕叹息!

 

三个不同决定我对毛泽东的认识

 

我对毛泽东的看法,不同于官方,不同于民间,不同于知识分子。自认为:毛泽东毁誉参半,是位评论几百年乃至上千年,也有争议的人物。彻底否定他和完全肯定他都是徒劳的。除鲁迅外,若论对中国历史和现实的认识,党内无一人可比过毛泽东。毛泽东的对与错都是活生生的历史,值得后人好好总结、反思、研究。中国何时驳倒毛泽东,可说会向前大大地跨进一步。但中国要走出毛泽东的巨影,为时太早。在特定体制的制约中,纵谈脱离体制的种种,正如碎石投海,难有微波。

 

关于革命现实主义

 

有人竟浮浅又可笑的把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当作革命现实主义加以论述,按这种论调,在社会主义国家还未出现时的沙皇俄国,诞生别林斯基、车尔尼雪夫斯基、杜勃罗留波夫等伟大革命家、思想家,他们的作品难道也是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文学吗?回答是否定的。他们是革命现实主义文学的开拓者,但不能说只有他们才可代表革命现实主义文学。革命现实主义是一个十分宽广的概念,后经马克思及西马代表卢森堡、葛兰西、马尔库塞、赫勒等人的创新与发展,才形成经典性论断的。在中国,如果参照西马大师的高度而论,最具革命现实主义特征的杰出作家是鲁迅、王实味、胡风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毛泽东思想中的人民性、阶级性、斗争性,完全符合车、杜、勃的思想,可说抓住了要害,自有闪光的一面。但毛泽东思想被高度意识形态化后,便成强大的规训力量,在实践层面出现了只许为党唱赞歌,不许揭露社会黑暗面,反而成了压制革命现实主义的强权机器。我对毛泽东思想有一个判断,只有肃清毛泽东思想在意识形态领域被抽空实质的僵化形式,以及被事实证明已是错误的东西,才可焕发活力,成为遗产。

 

毛泽东的两部经典名著

 

这张著名的肖像是埃德加·斯诺在延安窑洞前为毛泽东拍摄的,那年他44岁,正值中年。1937年大美女海伦·斯诺把此照片交给毛泽东时,毛泽东大吃一惊,差点从凳子上摔了下来,他不知自己会长这副模样!此时的毛泽东刚写完两部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经典之作《矛盾论》和《实践论》,奠定了他作为思想家和哲学家的不朽地位。多年后,这两部著作受到了西方马克思主义大师们的高度评价,巨著《保卫马克思》的作者阿尔都塞称毛泽东为哲学王。谁知这两部作品是怎么写出的?这是毛泽东点着煤油灯,喝着冬苋菜汤,被煤烟熏黑了脸,一根接一根地抽劣质烟,熬过32个夜晚,才完成写作。对此,威尔逊有个生动比喻,毛泽东的写作,多么像在纸上进行长征!毛泽东从战略高度对世界作出的认识,以及用实践打破教条的大地之哲学精神,不但挽救了红军的命运,而且谱写了人类军事上的奇迹,摩尔称“22位勇士飞夺泸定桥,将不可能的神话,变成事实上的传奇,乃为历史所未有

 

后毛泽东时代的中国最终将走向何方?

 

后毛泽东时代的中国最终走向何方?中国共产党这艘巨轮载着亿万人民航海,出口在哪里?请看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对毛泽东作出的评价:毛泽东是中国共产党的主要创建者、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缔造者和领导人。作为创建者、缔造者、领导人的毛泽东,他为中国共产党所定最终目标是什么?走向民主,谁敢阻拦,砸碎谁的头!”“我们靠民主建国,我们必靠民主治国,否则只有一条死路!”“我们要向杰斐还和林肯学习,黑暗之后必有光明。(李锐解读毛泽东被禁收入《毛泽东选集》的三篇文章)依次,我真正理解了毛泽东对党是工具和先锋队的认识,也真正理解了毛泽东说的消亡论,这与鲁迅历史中间物的论述颇有相同之处。毛泽东的卓见,就是未来的现实。他讲:民选政府,由人民自己治理国家,实现共同发展,是革命的最终目标。有压迫者,人民一定会起来推翻他。(李锐解读毛泽东被禁收入《毛泽东选集》的三篇文章)毛泽东之文大气磅礴,雄风万丈,激情似怒海狂啸,文笔如乱云飞渡,读之令人拍案叫绝!

 

我渴望与强者辩论,与高人下棋

 

研究毛泽东,不但对我而言是一件大事,而且对整个中国而言都是至关重要的大事(李锐语)。这是因为,毛泽东的功过皆为活历史,他谱写了过去,他关系着现在,他构建着未来。作为有志于研究毛泽东的自愿者,必须要有开阔的视野,博大的胸怀,精深的阅读,独到的见解,绝不能像一般人那样停留在道听途说或以个人利益得失为判断事非的浅显层面。研究毛泽东的根本之根本,在于弄清为何是毛泽东,而非周、刘、朱、邓,如果弄不清这一点,一切研究将会流于空乏,难以产生杰作。由于工作原因,我虽无法与关注我研究毛泽东的朋友(无论赞同还是反对),去一一沟通互动,但我热烈欢迎他们与我找空面谈,只要在有明确出处,有实名作者出书或发文,在可查可证之范围内,举凡反右、大饥荒、文革等,举凡帝王、女人、杀人犯、大批判等,均可展开辩论。我需要这样的同类朋友。我喜欢与强者辩论,与高人下棋。

欢迎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