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必将面临第二次革命

2016-10-15 21:58:04 来源: 中国观察杂志 浏览次数: 2126
 

中国必将面临第二次革命

——坚持和深化毛泽东思想路线是中国的唯一出路

文/王寒非

 

中共现政权已失去合法性

 

我之所以说中共现政权已失去合法性,是因为它丧失了作为一个合法政权最基本的人民性。

首先,我们必须肯定中共1949年在中国建立的政权是中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政权。

中国有着几千年的封建统治,经历了无数次周而复始的政权更迭,并且所有王朝在建立之初出发点都很好,都在相当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人民利益。可为什么没有一个朝代最终逃过被人们推翻的命运呢?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封建统治制度本身不具备人民性,最终被推翻是必然的。

换一句话说就是,一个王朝的垮台并不一定都是统治者的罪过,而是政治制度本身的罪过,是非人民性的政治制度本身注定了它最终要走上灭亡。

再换一句话说就是,一个王朝鼎盛时期的统治者是好的,王朝衰落时期的统治者也不一定就是不好的,他们的灭亡不是他们的自身原因,而是非人民性的政治制度的原因。

因而如果说封建统治者是邪恶的话,那是因为封建统治制度本身是邪恶的。然而令人痛心的是,无数次周而复始的政权更迭,竟然就没有一个人对这种邪恶的政治制度进行过反思和怀疑,并且几乎所有的帝王都认为自己的王朝会永存,可结果没有一个王朝不最后垮台。

毛泽东显然具备了中国有史以来所有帝王所不具备的伟大智慧,毛依靠反封建、反官僚的革命运动和革命战争在1949年建立了新中国政权。毛深深知道对中国人民毒害最深的是几千年来一成不变的封建政治制度,中国人民最迫切需要的是革命,是挣脱几千年来束缚他们的封建枷锁。这使毛泽东思想得到了中国人们的高度响应,毛本人和共产党也当之无愧的成了人民的领导者。所以我说,中共1949年建立的人们政权具有高度的合法性,它与中国几千年来的任何政权都有着本质的区别,而这区别就是共产党政权高度的人民性和封建统治制度极端的非人民性。

共产党政权的高度人民性主要体现在革命性上,毛泽东靠对封建统治思想和官僚作风不屈不饶的革命建立了新中国,也靠不断的革命巩固了共产党政权。对于经历了几千年封建统治的中国人民来说,唯有革命才能唤醒和激发他们的智慧和勇气,激发他们伟大的潜力和创造力,按毛泽东自己的话就是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真正动力。因而我高度认同毛泽东在新中国政权建立后依然把革命当成执政的核心路线,这无疑是正确而伟大的。清王朝虽然垮台了,但腐蚀了人民几千年的封建思想不是一朝一夕能根除的,如果不把根植在人民骨子里的封建思想彻底清除,人民政权就会垮台,中共政权就又会步中国历代王朝的后尘,难逃被推翻的厄运。再说,如果不彻底根除封建思想,新中国政权跟封建旧政权又有什么差别呢?建立一个新政权也许容易,在几千年的封建统治中,中国就经历过无数次的改朝换代,但没有哪个政权像毛泽东政权那样,一直保持着高度的革命性。这就是毛泽东与中国历代帝王有着本质区别的地方,毛时刻对自己的敌人保持高度的警惕。封建思想和官僚主义无处不在,稍有不慎,就会卷土重来,沾污新中国政权。只有时刻不忘阶级斗争,才会与封建政权区分开来,才不会重蹈封建政权的覆辙。

毛泽东当然是独裁者,新中国成立之前是,新中国成立之后也是。但毛的独裁权力是人民给他的,毛泽东思想的革命性就是那个时代的人民性。换一句话说就是,人民才是那个时代的主宰者,一个由人民主宰的政权当然是合法的。所以毛泽东的独裁是高度合法的,并且是那个时代人民意志的集中体现,尽管大跃进时期中国有数百万人死于饥荒,但人们始终紧紧的团结在毛泽东思想路线的周围。

毛泽东政权的高度合法性充分体现在文化大革命上。

文化大革命无疑是毛泽东一生中书写的最壮丽的伟大的诗篇。它把毛泽东和人民高度的融汇在一起。它体现了毛泽东的伟大更体现了人民的伟大。

我读过许多外国人写的评论文化大革命的文章,无一例外的都认为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是为了巩固自己的领袖地位,这无疑是正确的。但他们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巩固毛泽东的地位就是巩固人民政权和巩固人民的地位。共产党领导人民打下江山,但江山仍然是人民的。文化大革命史无前例的声势浩大和高度的可控性,足见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性,而这伟大性就是毛泽东思想高度的人民性。

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意义告诉我们,革命对于中国来说仍然是第一位的。封建思想和官僚思想一日不除,革命就一日不能停止,并且革命使人民不怕牺牲更不怕困难。它的成功还告诉我们,只有不断的革命才能彻底消灭封建统治思想和官僚思想对人民的长期毒害,才能彻底防止早已被丢进历史垃圾堆里的封建残余思想再来祸害人民。

中国数千年的封建统治已形成了根深蒂固的封建统治文化。旧社会,读书的目的不是为了服务人民,而是为了服务统治阶级和剥削阶级,所谓的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就是彻底的反人民和奴隶人民的罪证。读书好就能做官,做了官就能光宗耀祖,就可以远离人民,把人民高高的踩在脚底下。所以知识青年必须上山下乡接受人民的再教育。学习文化是为了服务更多的人,而不是为了脱离人民,更不是为了奴隶人民和压迫人民。很多知识分子写文章咒骂文化大革命,认为跟劳动人民在一起受了天大的冤屈,这是深受封建思想毒害的结果,如果跟劳动人民生活了几天就认为是受了莫须有的惩罚,那么我们的农民祖祖辈辈都生活在农村,又是谁判他们无期徒刑的呢?这是不平等的封建思想在他们头脑里作怪,难怪很多知识分子和读书人都成了统治者的走狗和帮凶。

当然,这归根结底不是知识分子们的错,是几千年封建统治思想的错。是几千年来的封建统治使他们丧失了人民性,更丧失了革命性。而毛泽东去世后,邓小平集团粗暴的把文化大革命定性为十年动乱,并发动知识分子对这一伟大的人民运动进行口诛笔伐,就是典型的封建统治思想和封建统治势力在中国重新抬头的体现。

文化大革命是对的,资本主义思想路线在中国不失时机的复活,其实就是封建统治制度的复活。共产党带领人民推翻三座大山建立了新政权,不能又复辟成了封建统治和官僚政权,不能成了人民要推翻的对象。共产党内的一些人企图利用大跃进的失误动摇毛泽东在中国领导地位,但他们忘了,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性和人民性在中国是谁也动摇不了的。动摇毛泽东的领导地位就是动摇人民的领导地位,就是动摇共产党政权的人民性和合法性,人民不会答应,毛泽东自己也不会答应。文化大革命的成功充分证明了只有人民才是共产党政权的领导者,只有人民才是国家的主宰者和历史的主宰者。人民的力量才是巩固国家政权和推动历史发展的伟大动力。

换一种说法就是,共产党政权如果放弃了它的革命性,也就是放弃了它的人民性,失去了人民性的政权当然是非法政权。

邓小平集团把文化大革命定性为十年动乱,是对毛泽东思想的背叛,更是对人民的背叛,否定阶级斗争就是否定革命和否定人民,就是封建统治幽灵和官僚主义思想在中国的卷土重来,尽管它给自己的统治披上了不同的外衣,但其罪恶的本质仍然暴露无遺。

一个国家必须有自己的精神和灵魂,而对于一个经受了几千年封建统治的中国来说,它的本质和灵魂就是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它是任何物质和金钱都取代不了的。邓以及邓以后的统治者企图用赤裸裸的金钱和使人堕落腐朽的物欲来掩饰其政权的非法性,来粉饰他们的罪恶和无耻,人民不会答应,历史更不会答应。

有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就是,如果金钱和物欲能充当国家灵魂的话,盛唐时期的富有绝对不会亚于当今的中国,可是,唐朝为什么最后会垮台呢?

是制度,是失去了人民性的不合理的封建统治制度注定了唐朝必将垮台。

换一句话说就是,金钱和物质也是有灵魂的,没有灵魂的金钱和物质只会加剧国家的腐败和堕落。

这就是为什么毛泽东时代物质极端贫乏,但人民却紧紧团结在共产党政权周围,而现在物质看似丰富了,人民却迷失了方向的关键所在。一个没有人民性的革命性的政党和政权统治下的国家,物质越丰富,它衰落和垮台的速度也就越快。

中国现在的状况是谁也没有方向感,更没有安全感,有钱人往国外定居,没钱人往北京上访。人民对共产党政权的信任已消失殆尽。

这就是中共现政权已完全失去合法性的根本原因。

这也是所有封建独裁政治必将走向灭亡的根本原因。

但,这不表示中国共产党要灭亡。

中国共产党的灵魂是毛泽东思想。

毛泽东思想是不会过时的。

没有革命人类就不会有进步和发展。

没有阶级斗争人类就不会有真正的公平和公正。

批评和自我批评,否定和自我否定,永远是推动历史前进的伟大动力。

 

中共失去了最后的改革机会

 

1989年发生在中国的轰动全球的六四学潮就像一道善于恶的分水岭,它使中共失去了主动变革的最佳时机,也失去了主动变革的最后时机。

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基于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即:在形势好的时候主动变革,是为了确保好形势持久;在形势坏的时候被动变革,只能够确保坏的形势不再继续漫延和扩大。主动变革是明智而理性的体现,而被动变革则是非理性的,往往是形势所逼之举。因而主动变革一般都能导向正确的方向,而被动变革往往是为了掩饰之前的错误和罪恶。这就像人在健康的时候检查身体是为了防止疾病,确保身体能持久的健康,而在不健康的时候检查身体,不过是为了医病,并且,病能不能医好,会不会留下后遗症还是另外一回事。

国民党就是最好的例子。

国民党是1949年被共产党赶到台湾去的。

国民党政权的失败是因为失去了人民性,而共产党政权的成功则是因为具备了人民性。

没有人民性的政权是非法的,人民当然不会让它有立足之地。

国民党政权逃到台湾后,经过几十年的痛定思痛,终于又重新焕发出了强大的生命力,并及时的在台湾实行了真正的民主政治。

国民党政权在这时候进行政治改革,确保了国民党作为外来党在台湾的合法地位,更确保了台湾的长期繁荣和稳定。

历史的教训告诉国民党,在强盛时期不进行政治改革,就会重蹈蒋介石被共产党赶出大陆的覆辙。

中共也一样,当国民党在台湾不停的自我更新和不断奋发图强的时候,毛泽东在大陆一刻也没有停止以阶级斗争的方式凝聚民心和维护政权的稳定。然而遗憾的是毛泽东之后的邓小平政权没有及时进行改革和抓住最后的改革机会。

邓小平从一开始就犯了一个最致命的错误:那就是把中国贫困的责任全推给了毛泽东的各种政治运动,没有反思过造成中国贫困的真正原因正是共产主义政治制度本身,因为铁的事实是,包括所谓苏联老大哥在内的所有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政策几乎都是不成功的,如果在政治制度不改革的情况下进行单纯的经济制度改革,国家将会倒退到旧社会那种权贵资本主义的老路上去,如果这样,中国革命的意义就完全失去了。因而毛泽东当时主导的反封建,反资本主义政治运动是正确的,它不但成功的转移了由社会主义制度带来的经济政策的失败可能引发的各种社会动荡和危机,还进一步的巩固了中共在中国的政权,而邓小平集团显然看不到这一层。

从另一个角度看,毛抵制刘少奇和邓小平等人的社会主义私有制的改革路线是正确的,邓小平在毛泽东去世后实行了单纯经济改革政策在中国导致的各种尖锐的社会问题和引发的各种党群关系的深刻对立,足以证明毛泽东当年的高瞻远瞩和洞悉一切的伟大智慧。因为绝对的真理是:共产主义专制的特定属性注定它只支持强制性的公有制政策;而西方民主政治制度的特定属性注定它只支持资本主义的自由市场政策。这是不可动摇的铁的法则,二者是不可调和的。毛泽东看到了这点,可邓小平没有看到。这就是一个伟大的政治家和一个平庸的投机主义者的差别。

邓小平的平庸和肤浅还充分体现在他对六四学潮的残暴镇压上。这是对真理的违背。邓应该明白六四学潮的政治制度改革主张是完全符合自由市场法则的,也是邓本人主导的经济改革开放政策带来的必然结果,是不可抗拒和不能违背的,可邓却灾难性的拒绝了这个法则,并对1989年发生的学潮运动进行了疯狂的打压,最终使中共失去了最后的政治改革机会,悲剧性的走上了一条万劫不复的不归路。

我这么说是基于一个很简单的道理,那就是:如果说前三十年的各种运动使共产党更成功的控制了政权的话,那么邓小平在毛泽东去世后实施的经济改革政策使中国经济形势呈现了良好的发展势头的时候,就应该及时进行政治改革,以确保经济改革形势的持续健康发展。

而邓小平没有。并且邓小平的一意孤行最终导致了1989年的六四学潮爆发。

六四学潮的爆发就是邓小平的经济政策与一成不变的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相互矛盾的必然结果。学生们的爱国举动是正确的,而遗憾的是中国领导人缺少这种正常的政治判断力。错误的把学生运动定性为破坏改革开放形势动乱进行残酷的血腥镇压,是违背真理,更是对真理的无知。

再换一个角度看,如果一个国家所实施的经济政策完全要依赖武力来维持才能执行的话,是不是说明这一政策本身缺少人民性,甚至不具备人民性?

没有人民性就不具备合法性。

这种经济政策是非常危险的,几乎就像走钢丝绳一样,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把整个国家推向不可预知的深渊。

邓小平应该明白,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摸着石头过河的经济改革指导思想,本意是激发个体的创造力,并进而达到推动整体发展的目的。这没有错。但是一个权力没有节制的独裁专制国家推行这一政策,最终导致的不是强者对弱者的掠夺,就是导致弱者成为强者的附属品和牺牲品。

邓小平的这种改革开放指导思想,最终把所有无权无势的人都变成了他的敌人。难怪有人发出哀叹,说邓小平这三十年是中国有史以来最黑暗的三十年。

 

中共的新机会主义路线必将死路一条

 

中共现在终于又把毛泽东抬了出来,但这并不意味着要走毛泽东路线。

首先,中共现在已跟权贵利益集团血肉相连的死死绑在一起,并且自己还是邓小平改革以来的最大获益者,中共不大可能革自己的命;其次是,邓小平集团对六四学潮的血腥镇压和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残酷打压,是反人民的暴行,中共无法面对,也不敢面对。

那么,中共现在又把毛泽东抬出来的真正动机又在哪里呢?说到底就是用毛泽东路线的合法性来掩饰自己的非法性。

也就是说,中共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非法性,并且也认识到了毛泽东的合法性,并且还认识到了,只有毛泽东的合法性才能挽救自己的非法性带来的政权可能被颠覆的厄运。

这是地道的投机主义,把它用在治国上来,跟邓小平当初的摸着石头过河的投机主义路线一样危险。

邓小平的真理是金钱至上。

认为有了钱一切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这是金钱万能的商人政治,而投机和冒险是他的本性和特点。邓把一个国家当成商业帝国来经营,最终导致整个社会现在的政策性无序。

这就是投机主义的结果,更是违背真理和践踏真理的结果。中共现在假惺惺的抬出毛泽东来压阵,一边高喊毛泽东思想,一边又抱紧邓小平商人政治的大腿死死不放。这种模棱两可的执政思想就是中共现在的新机会主义路线。

现在可以想见的是,中共的这种被动改革终将导致邪恶的俄罗斯寡头政治模式在中国重现。这种模式的本质是看似进行了改革,事实上国家机器依然操纵在既得利益集团手中。

改革不过是欺骗人民的幌子。

这就是被动改革的恶果:如果说主动改革能确保好局面的持久,那么被动改革大多也只能确保坏局面的持久。

但,俄罗斯的寡头政治模式不可能在中国再被复制,因为寡头政治的丑恶面目在信息高度发达的今天早已路人皆知。

就像现在的叙利亚革命,独裁专制了几十年的巴沙尔政权在反对派和国际舆论的强大压力下,假惺惺的进行修宪,谁信呢?他们占有了巨大的国家财富,控制着庞大的军队,他们会真正的向人民交出权力吗?说白了,玩弄的还是俄罗斯那套寡头政治把戏,独裁是真,民主是假,被愚弄的最终还是无权无势的平民。反对派和国际社会当然不会上当。

但没关系,俄罗斯和中国会支持叙利亚巴沙尔政权的独裁统治,尽管是打着不干涉别国内政,要求政府和反对派进行政治对话的旗号。但强者和弱者能坐下来公平对话吗?

俄罗斯和中国的险恶用心路人皆知,不干涉别国内政,就等于是眼睁睁的看着平民遭残暴的政府屠杀,弱者跟强者之间除了枪炮,没有别的更好的对话方式。

俄罗斯和中国在联合国对安理会制裁叙利亚政权的决议案投下否决票,说到底是维护自己的利益,因为两国都跟叙利亚一样是臭名昭著的独裁统治。维护另一个独裁政权事实上也就是在维护自己的独裁政权。

尤其中国,基本上是全世界最危险的国家,邓小平改革开放以来几乎完全是靠暴力维护统治,人民在高压政治之下的怨气一点也不亚于海湾地区正在进行阿拉伯之春革命的任何一个国家,并且只要稍稍一点火星,革命的烈火一定比他们任何一个国家都燃烧的猛烈,且更一发不可收。

这就是邓小平金钱至上政治的后果。邓在政治上的短视和愚蠢,将把中共推进万劫不复的绝境。

因而在中国,第二次革命,不是爆不爆发的问题,而是何时爆发,怎么爆发的问题。

 

毛泽东思想与西方现代民主政治精神并不矛盾

 

坚持毛泽东思想和坚持毛泽东路线并不表示一定要坚持无休无止的政治运动和阶级斗争,而是如何正确选择一条更能确保人民拥有平等社会地位和政治权利的政治制度的问题。

首先,毛泽东思想的核心是反封建、反压迫和反官僚,目的是消灭旧封建统治制度带来的不公平和不公正。毛在带领被压迫了几千年的中国人民通过顽强的斗争建立新中国后,采用的是被称之为共产主义初级阶段的共产主义制度来取代已被推翻的封建专制。但共产主义制度的绝对平等主义反过来又束缚了个体生产力的发挥和发展,并进而束缚了整体生产力的发挥和发展。要知道,建立平等的社会制度的目的是为了让每一个人都能够通过各尽所能的劳动过上美好的生活,而不是让所有人都越来越贫穷。社会主义制度虽然消除了阶级,但绝对平均主义本身又扼杀了个体的创造力,带来了对个体的不公平。人的天生条件不可能绝对相同,人的勤奋程度也不可能绝对相同,强制所有人平等的本身就是一种不平等,只不过是从一个不平等的极端,粗暴的走上了另一个不平等的极端。

换一句话说就是,共产主义制度并不能真正从本质上体现毛泽东人人平等的核心思想。当共产主义在新中国经历了一系列失败和挫折,还依然看不到未来的时候,毛泽东依靠他坚定的反封建反官僚的基本路线牢牢的巩固了共产党政权,并使他本人在国内形成了强大的凝聚力。因而与其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还不如说没有毛泽东就没有共产党。

换一种说法就是,毛泽东依赖共产党和共产主义实现了他消灭腐朽的旧政权的目的,但没有实现他人人平等的美好社会的理想。

换一个角度说,毛在新中国成立后依然不断的发起各种政治运动,本身是不是就证明他对共产主义制度的不满呢?按毛自己的话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在旧中国,毛反抗的是压在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而推翻三座大山建立新中国后,毛反抗的又是什么呢?难道仅仅只是单纯的反抗封建残留思想吗?

当然不是。

再换一个角度说,如果共产主义的绝对平均主义真的是中国人民理想的天堂,毛为什么还要不断的制造那么多的阶级斗争运动?

另外,毛的运动能得到那么多人的热烈响应,本身是不是就证明了共产主义制度在中国已经彻底失败?

还有就是文化大革命,中共高层除周恩来等少数人幸免于难外,大多数官员都成了被革命的对象,而这些人几乎都是马克思主义和列宁主义最坚定的信仰者和追随者,毛革这些人的命,尽管打着的是反官僚的旗号,但给人发出的一个强烈的信号是:共产主义领导者是不是跟旧官僚一样,本身也是压在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

还有就是,邓小平等老一辈革命家坚决反对毛的各种政治运动,是不是意识到了这些运动本身就包含了反共产主义的成分?

邓小平不敢说,和邓一起经历生死的老革命家们也不敢说?

当然,毛自己也不敢说。

毛在中国的影响太深远了。共产主义在中国的影响也太深远了。

共产主义成就了毛泽东,毛泽东也成就了共产党。

毛泽东跟共产党差别是,毛具有高度的独立性,而共产党却没有独立性,它既依附于毛泽东思想,又依附于共产主义。并且中共时常在毛泽东思想和共产主义之间徘徊,从而产生一种既相互依存,又相互排斥的自相矛盾状态。这大约就是毛本人在共产党领导人的位置上多次被排挤后又多次被请回的根本原因。

毛泽东和共产党谁也不敢公开否定谁,但彼此暗地里都在行动。

毛泽东的行动就是以从不间断的各种政治运动来巩固自己的地位和加强自己的影响力,在最后与苏联关系恶化后,顺势接近被共产主义阵营视为死敌的西方,并在1972年会见了当时的美国总统尼克松;而共产党的行动就是企图借用苏联的影响力来瓦解毛在中央的领导地位,并在毛泽东1976年去世后,以最快的速度否定毛泽东在新中国之后的所有政治运动。

双方的行动都不是偶然的,文化大革命那么快就遭到中共的彻底否定就是最好的说明。

毛泽东的行动也不是偶然的,毛自会见尼克松后,相聚又会见了日本、法国等实行西方民主政治国家的领导人也是最好的说明。

中共的行动是为了确保自己的共产主义政权核心不被改变;而毛泽东的行动是为了摆脱共产主义制度给中国人民找到一条更好的出路。

毛在尼克松1972年到访之前说过一句很有意味的话,说中国的人民公社应该借鉴一下美国各州高度自治的管理模式。

毛的言行发出了一个重大信息,那就是毛对西方民主政治开始发生了兴趣。尽管是部分兴趣,但以毛卓越的个人智慧,只要真正接近一下正走上成熟的西方民主政治制度,毛一定能发现西方民主政治保护个人权利的精神核心一定更能体现毛泽东消灭剥削和消灭压迫的人人平等的思想核心。

但毛的生命太短暂了。

毛去世后,毛的理想马上被中共掐断了。

毛去世后,中共走上了一条更残暴,更泯灭人性的所谓的有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

因而,与其说六四学潮是道善与恶的分水岭,还不如说毛的去世是中共政权的一道善与恶的分水岭。

因而现在在中国走西方式的民主政治道路,不但没有违背毛泽东思想路线,反而是在坚持和深化毛泽东的思想路线。

共产党现在在中国一成不变的所谓的社会主义制度,犯的就是教条主义和邓小平集团商人政治的机会主义路线错误。

但这并不表示中共一定就是死路一条,那得看他们最终选择的是毛泽东的共产党还是邓小平集团的共产党。

换一句话说就是,选择毛泽东就是选择人民,而选择邓小平集团就是选择现在的独裁专制。

选择人民永远不会过时,而选择独裁专制就是死路一条。

中国现在正处在历史的十字路口。

当然,处在这个历史的十字路口的还有中共的现政权。

                                   2012214郴州

                                  本文原载《中国观察》2012年春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