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制度改革是中共最理性的选择

2016-10-15 21:51:20 来源: 中国观察杂志 浏览次数: 196
 

政治制度改革是中共最理性的选择

文/王仕诚

 

非自民主概念传入中国以来,从五四运动六四学潮、到“0八宪章,多少仁人志士都在探索解决中国问题的终极方法和途径。从中国开始追求民主政治开始,至今已经有一个多世纪了,政治民主还是没有实现。

中共自毛泽东建国以来,中国人民就一直生活在伟人的光环里,那个时代虽然物质贫乏,却是个激情并发的年代。毛去世后,邓小平的猫论却把底层老百姓带进了痛苦的深渊。

猫论是一个金钱至上的妖魔邪说,而思想禁锢、政治打压则被当成了实现这一理论的前提。这种执政最终导致了现在的整个社会道德沦丧、灵魂缺失、穷富两级分化对立,强者吞噬弱者。

面对这些问题,中共内部一些人也经常叫嚣政治改革,但一直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只是嚷嚷而已,作秀给下面的人看,不知道怎么去改或者说根本不敢去改。还有一些人甚至认为没有必要改,只要把国内的经济给搞上去了,所有的问题都会自然而然的解决。至于那些既得利益的权贵们和保守派们,他们怕失去现在的既得利益,干脆彻底反对改革。

马克思说:一个社会的制度都是该社会特定阶段的产物。随着客观环境的变化,制度的变革就不可避免。

制度变革的根源就是政治改革。

阿拉伯很多国家在过去的数十年里,也有过相当辉煌的建设成就,但是一套政治制度建立起来之后,执政者就想坐享天年,不思改革,更不敢加大改革的力度,让政治制度滞后于经济环境和世界环境的环境变化。同时,经济的发展成果越来越聚集于少数社会群体,主要是既得利益,社会分化严重。这就造成了两个极其分裂的世界,一个是富人的世界,一个是穷人的世界。富人享受着经济发展的成果,因为财富越积越多,他们根本意识不到穷人世界的不满。而穷人的世界整天希望执政者改革,也一直呼吁着改革,希望一个比较公正的政治社会出现,但富人哪里能够体会得到穷人的心情。既然执政者没有改革,而社会越来越不公正,穷人世界最终选择了自己的道路,那就是爆发现在的阿拉伯之春革命。

中国也如此。

中国经过了几千年的封建统治,统治者和被统治者历来都是对立的。毛用他的伟大智慧彻底铲除了封建的残余思想,始终和人民站在一起,人民也时时把他放在心里。今天的中共却刚好相反,时刻和人民保持距离,政治上抱残守缺,财富上大肆掠夺,中国现目前的政治改革缺乏活力,或者说就是一潭死水,既得利益集团财富坐大,中共又怎么会想改革呢。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里,中国的经济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在经济体制上做出了很大的成就。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共对经济改革很到位,提出放权让利,硬是把经济给搞活了,中国的农村和城市经济改革也相继取得成功。

邓南巡之后,中国又进一步加快了经济体制的改革。提出抓大放小的口号,国家组建大型企业集团,把大量中小型企业,通过各种方式进行民营化,民营化过程中出现了很多问题,但之后造就了中国中小型企业的大发展。以中小型企业为主体的非国有部门,很快就超越国有部门。中共其他都不顾,一切以GDPD至上,推动了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

   然后同时,政治改革却一直停滞不前,原因就是中共不想改革,不知道怎么改,或者说根本不敢改。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中共税制改革是为了强化中央政府的财政力量,这项改革增强了中共政府宏观调控经济的能力,但是政府二次分配能力并不是那么明显。而中共的财政收入在这些年里,每年以两位数字的速度增加,但同时中国社会的收入分化和财富差异也在以同样的速度增加。也就是说,中共政府在夺取巨大财富的同时,没有让利于社会和人民,这种局面导致了今天人民所不愿看到的国富民穷的结局。

而这同时,却大大养肥了既得利益集团和一些权贵们。近二十年来,既得利益集团财富力量壮大之速度是史无前例的。他们采取三步走,首先是经济的扩张,官商勾结,大肆掠夺。不管任何社会,只要既得利益集团在国家的战略地位越高,其所能分享的经济成果的份额自然也就越大。其次是政府方面没有出台有效改革举措,没有把既得利益导向社会和人民。其三,在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中,中共把大量的国家资源导入既得利益群体,从而进一步加速了两极分化的危机。

今天,既得利益集团已经硕大无比,国内85%的财富都集中在他们的手上。无论是社会还是中共政府,在强大的既得利益面前没有采取制衡的措施,因为这些既得利益者都是中共的太子党和权贵们在掌握着。

整个社会和人民不仅没有得到改革开放取得的成果红利,反而成为既得利益集团与权贵们的掠夺对象。这些年来,中国经济尽管一直在高速发展,但社会环境和自然环境都遭到严重破坏。即得利益集团通过破坏社会的方式,追求财富快速增长,掠夺的目标就是使自身获取更大的利益。医疗、教育和住房等社会领域,无一不是既得利益集团的权贵们与奸商谋取暴利的地方。既得利益集团一方面把社会成员推入由他们操纵的市场领域,另一方面则破坏着社会成员赖以生存的社会环境。并且在上述社会领域破坏的所剩无几的情况下,又把目光转向了社会生存的最后一个领域——土地。

既得利益集团在大肆圈地盤剥财富的同时,也正在加速弱化和瓦解中共政权的权威。这种情况体现在整个社会的各个领域之中。既得利益集团阻止了中共政策的出台或者实施,绑架了政府的政策,如房地产政策。让政策导向对他们有利的局面,他们还操纵中共政策的制定与出台,赤裸裸地挾持中共追求私利。更为重要的是,既得利益切断了社会与人民的联系,因为它们深知这种关系是对既得利益自身最大的威胁。对中国社会现阶段所发生的一切,中共高层和既得利益者都装成看不见、听不到。中共并不想去动他们,因为那个奶酪他们自己也有份。

既得利益者与权贵们已经掠夺了大量的社会财富,难道这些就是邓的猫论中所提到的让少部分人先富起来的人?他们凭借着自己巨大的能量。不断开拓着新的财富和权力领域,也不断给社会制造各种麻烦和问题。这是他们不断追逐金钱的结果,使得社会道德沦丧,灵魂缺失,文化成大沙漠。老百姓不管怎样抱怨,中共就是不想去彻底改革,尤其是政治改革提都不提,若提那也只是政治的作秀而已。既得利益集团与权贵们就是利用这样的空间和环境,在很大程度上,通过操纵权力和财富,已经成为相当庞大而独立的群体。尽管他们之间也会有不同的利益,甚至利益纷争,但是在抵制中共和社会要求改革的方面则有着惊人的一致性。一句话,是他们让改革成为过去式了。

即得利益集团和高层的权贵们互相追求私利,而不顾国家的整体利益,更不顾社会的整体利益和人民的整体利益。而这些整体利益都是中共必须维护的。并且不管什么原因,中共都必须维护它,否则其执政的合法性必然受到质疑,最终产生深刻的执政危机,这是中国数千年的历史教训。

今天的中国存在太多的问题,经济增速放缓,国内独裁政治气氛依然十分浓厚,政治打压随处可见,政治改革停滞不前,暴力革命时有发生,人人自危,草木皆兵,时刻怕有人推翻他们的独裁统治。宁可错杀一万,也不肯放过一个。

中共再不能做哪些泯灭人性的事情了,以暴制暴是解决不了当前国内层出不穷的社会问题的。中共要静下心来研究研究政治改革方案,如何走出长期独裁统治的阴霾,听听老百姓的心里是怎么想的,这样下大决心去实现国家的政治改革,实现老百姓渴望的真正的公正和公平。

古人云: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一个缺失人民监督的政府能算健康吗?一党独大的独裁统治合法吗?不进行政治制度改革就是逆天而行,只会落得人亡政息的下场,人们必定将他们送上历史的断头台。

 

                 本文原载《中国观察》2012年春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