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问题应该让农民自己解决

2016-10-15 02:03:16 来源: 中国观察杂志 浏览次数: 661
 

农民问题应该让农民自己解决 

  文/王寒非

 

农民问题是中国几千年来的封建统治文化造成的,由于农民完全处在一个绝对被剥夺的地位上,农民问题才一直停止在原始状态。因而要真正解决农民问题,就要从根本上打破几千年来的封建体制,给农民一个真正公平公正的政治环境,使农民能为自己的命运当家做主,不再受压迫受剥削。农民的弱势地位只有得到彻底改变后,农民问题才能真正解决。换句话说就是,农民的问题应该让人民自己解决。

 

农民问题绝不是减免税收和增加政策扶持力度的问题

 

给农民减免税收和政策上加大加重对农民的扶持力度,从表面上看起来,是在关心农民,并且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的确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先例。但从本质上看,这依然是在欺骗农民。说的更严重些,这些政策更像是在对农民进行制度性歧视,它不但解决不了农民问题,反而抹杀了农民的自主性和创造性。

笔者曾在六年前写过一篇《提高农民地位是解决中国农村问题的关键》的文章,一位农村工作经验丰富的县长反问我,怎样才算提高农民地位呢?是不是让所有农民都当官?这是根本不可能也是不现实的。这位县长接着说,政府应该尽可能的减轻农民负担,并在政策上多支持农民。

可这行通了吗?

事实证明这种做法是错误的。

中国的改革开放是80年代初开始的,农民在分田到户之初得到一些实惠后,农村的经济发展就开始了原地踏步。而这时候,中国的其它行业却在大踏步的迈进,中央政府的财政收入及国家的外汇储备也随之突飞猛进的成倍增长,且很快名列世界前茅。中央政府在发现中国的经济发展已严重失衡后,才开始关注农民问题,并在一些地区减免农业税收和在政策上对农村进行扶持。并且由于中央财政的不断壮大,扶持力度也在逐渐加大。然而,这些举措根本无法解决农村长期以来的贫困问题。

也就是说,中国经济发展的严重失衡,根本原因是农民无法平等的享受中国改革开放取得的成果。因而政府在暴富后,掏出一些钱来支持农民,并希望以此解决农民问题,这是对农民问题的短视,更是自欺欺人。原因之一是,中央财政掏出来的钱非常有限,对中央财政来说可谓九牛一毛,并且这些有限的资金经过地方官员层层剥夺,最后真正到农民手中的就所剩无几了;其二是,就算中央财政把所有的资金储备拿出来分给农民,也只能助长农民的惰性和依赖性,更别说从根本上解决农村问题。再说政府会如此大方吗?

那么,是不是说中国的改革开放一点也没有给农民带来实惠呢?那倒不是。因为农民可以外出给人打工,挣些少得可怜而又毫无保障的血汗钱。换句话说,中国的改革开放为农民提供的更多当奴才的机会。再换句话说,如果没有改革开放,农民就不会真正的体会到什么叫不公平和不公正。所以,让农民分享中国改革开放成果的办法,不是减免税收,更不是政府有限的施舍,而是让他们真正摆脱长期以来的弱势地位,平等的融入中国的改革开放中来。

然而遗憾的是,这个问题中央政府也许从来都没有想过,或许根本也不敢想。拿出些少得可怜的资金给农民,与其说是帮农民脱贫,还不如说是假惺惺的政治作秀。因为铁的事实是,我们一直在谈论和关注农民问题,可到头来,还是什么也没有解决。就像一只白孔千疮的旧桶,既然补漏无济于事,为什么不考虑换新桶?

 

现行村民自治政策的本质是欺骗

 

现行村民自治政策表面看起来是给了农民更大的自主空间,可是仔细一推敲,并不是那么回事。

首先,农民没有土地所有权;其次,农民没有国家事务的参与权。农民只有赤裸裸的一个人,拿什么自治?土地资源和矿产资源都属国家所有,这没有错。因为国家也是人民的。可现实是,这些所谓的国家资源又都集中掌握在政府手中,而政府又掌握在个别人的权力手中。结果是,官员打着国家旗号,做的却是谋取个人利益的勾当。并且由于权力根本没有监督,他们几乎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而所谓的村民自治,不过是欺骗农民的谎言。

我出生和成长都在湘南的农村,那是一个不到五百口人的不大不小的村庄,没有矿产,也没有政府开发的工业基地,村民们祖祖辈辈靠种田养活自己。

改革开放最初的包产到户和土地承包责任制,使他们饱尝了自己种田的丰收喜悦。然而这种喜悦只是短暂的,因为他们很快发现外面的世界正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繁华的都市和闪烁的霓虹灯使他们发现自己缺少了很多东西。于是成群结对的外出广东打工,然后通过付出艰辛的劳累换取一些微薄的回报。

我有一个年纪跟我相仿的堂兄,夫妻俩外出打工多年后,一度成为了村里最富足的人。可是,从他们不到四十岁就苍老憔悴的脸上,一眼就能看到他们在外面心酸而艰难的打工历程。我始终不明白,他们就算赚到了再多的钱,是否就意味着得到真正的幸福和快乐了呢?

他们的境遇跟我的另一个堂弟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个堂弟小我一岁,在县里做官,虽然是做副局长,却高档私家车和豪华个人住宅及年轻漂亮的情人样样不缺。这两个人站在一起,一个西装革服满脸红光,一个憔悴消瘦满脸沧桑。反差之大,令人唏嘘。

因而对农民来说,有钱不如有权。

农民的想法是完全现实的。

我们村前有一片肥沃的水田,按村中老人的说法就是人杰地灵,可两年前一条高速公路从村前横穿而过后,昔日的风水就一去不返了。

但更让村民揪心的是,被征用的水田每亩补偿据称达十万元,可经过县乡村三级政府层层截留后,实际到他们手中的不到两万元。有人为此找官员理论,结果被派出所抓去关了起来。

更荒唐的是村官选举,乡镇干部内定人选后,为了确保不落空,早早下来软硬兼施的做村民工作,对县乡官员有着本能畏惧感的村民,明明知道政府官员不可信,可自己的命运掌握在官员手上,不相信他们又相信谁呢?结果选出来的村官,几乎都跟县乡官员穿一条裤子,并且为了在村里压住阵脚,县乡官员内定的村官都是家族势力大的。他们当了一届又一届,有的一当就是十几二十年。

我在内地从事新闻工作十五年多,且大多是跟地方官和农民打交道。上述问题,在中国几乎是普遍现象,并且我们村还远远谈不上是最严重的。中国农民目前的上访大潮,很大一部分是告村官的。可是有用吗?神仙下来问土地,这些问题最终都被踢回原地方解决。结果是,问题没解决,上访者反而遭到变本加厉的报复。

因而在中国,每次村民选举都会激起一波新的强势与弱势的斗争,因为从中国的大局来讲,国家控制了所有资源,而一党专政又控制了整个国家,无权无势的农民要从中分的一些好处,只有巴结党和政府官员,可是党和政府官员又不是谁都能巴结上的,那得看谁能镇得住村民。所以中国的村官多半都是本地的地痞和无赖,并且在村中有强大的家族背景为基础。

难道,这就是中国现行政策中的所谓村民自治?

 

城市化的背后是卑鄙和无耻

 

从现实看来,城市化并非解决中国农民问题的良方。那么,政府官员热衷城市化的动机又在哪里呢?

不客气的说,我认为中央政府过度追求城市化,一是向国内外展示其改革开放取得的经济成果,以体现中国一党专制的合法性;二是掩饰因经济发展不平衡导致的尖锐的社会矛盾,目的是转移人民视线,为中共内部的政治变革赢的更多时间和空间。

地方官员呢?目的是捞取政绩,为个人升官创造条件,并趁机获得开发商为争夺项目及更多优惠政策而私下里送出的巨额好处费。

我的家乡是一个地级市,可以说,这几年的发展非常快,一栋栋高楼拔地而起,不到十年时间,就变成一座繁华的小都市了。然而,繁华的外表背后隐藏着的又是什么呢?

首先,房地产价格的猛涨是开发商和官员幕后操纵的。从2006年以来,这个城市的官员接二连三的垮台,尤其是2006年至2008年短短几年时间,市委常委的官员几乎被一锅端完。可是,这里跟商人有肮脏交易的官员几乎占到90%以上,更多的官员私下里交出脏款后,上级出于所谓的稳定需要,很快就把这些人官复原职了。至于未被查处和未被发现的就更是比比皆是。

而协助官员和开发商哄抬房价和地价的,大多是些不法商人,他们大多是暴发户和矿老板。他们进城后大肆购买房产,小老婆和所谓的情人,更是成堆成扎。因而这里的人说他们在街上根本不敢轻易跟漂亮女孩打交道,因为他们多半是矿老板长期和短期包养的二奶、三奶,甚至是五奶和六奶。而这些年轻女子多半是从农村进城来急于获取财富的农民的女儿。

我就在这里认识一位暴发户。是个五十多岁的连基本的汉字都写不正确的煤老板。他进城后,一口气买了六套豪华住宅,每个情人一套。并且这些老板之间还相互攀比,谁的房子多情人多,谁就有面子有身份。他们日常生活的腐朽和堕落几乎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由于房价的高昂,工薪阶层根本望尘莫及,相关单位于是公款购买地皮,建宿舍楼,低价分发给单位职工。

而真正的农民呢?根本无法享受国家城市化带来的的好处,就算个别人好不容易在城里买了房,也是自己平常忍饥挨饿长期积攒下来的钱。买的也是价格低廉的低档住房。

我认识一位农民工,也在一个偏僻的地段买了房。是夫妻两花了将近十年时间在街上捡破烂凑钱买的,对这位农民来说,这也是天大的荣耀了。因了他的买房,村里的农民都对他刮目相看。

但像他这样的农民毕竟是少数。

对于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来说,城市不过是官员和富人的天堂,属于他们的,依然是贫瘠的的黄土地和破旧的土砖房。

而城市化带给他们的,是更深刻的自卑,和更现实的冷漠与无情。

中国的城市化正在越来越严峻的暴露社会的极度不公平,也正在加剧中国越来越尖锐的社会矛盾。

 

农民的问题应该让农民自己解决

 

农民的问题应该让农民自己解决。这话听起来有些冷漠无情,却是解决中国农民问题的唯一途径,那就是,提高农民地位,让农民真正当家作主。

农民的弱势地位是中国农民问题一直无法解决的关键所在。

在我们几千年的封建统治文化里,地位的象征就是权力和官位,由最底层的村官到最高端的皇帝,他们都属于统治阶层。官位越高权力越大,地位也越高。反过来也一样,官位越底权力就越小,而无官无职的只是那些寄居城市的小商贩和广大的农民。于是也就形成了统治阶层和被统治阶层。在剥削和被剥削、压迫和被压迫之间,于是产生了尖锐的对立。

统治者人少,但他们有成熟的官僚机制,也就是所谓的利益共同体;农民人虽多,却涣散而没有组织,形成不了凝聚力,而无法与统治者抗衡。这也是中国农民几千年来一直处于绝对被剥夺地位的根本原因。

换一种说法就是,农民问题之所以几千年来一直无法解决,就是因为农民没有地位。而这地位就是脱离权力压迫之外的独立和自主。

毛泽东领导的中国农民之所以能建立新中国,原动力就是农民在与统治阶级的斗争中把自身的独立性和自主性充分体现了出来。也就是说,农民一旦得到跟权利对等的身份,其自身的创造力就自然而然的爆发出来了,根本不需要假惺惺的施舍和同情,要的是摆脱统治阶级的枷锁后,独立自主的走自己的道路。

还可以这样说,毛泽东之所以能带领农民建立新中国,是因为农民认为跟着毛能建立一个人人平等的国家,并且在与蒋介石腐败政权的斗争中,农民已经感受到了跟统治者对抗和推翻统治阶级过程中的那种独立自主的解放。这是积累了几千年的渴望,一旦释放出来,就具有摧毁一切的力量。

毛依靠这种力量建立了新中国,而且为了确保农民及广大弱势阶层的地位不被动摇,毛领导人民展开了持续不断的阶级斗争。   

毛的出发点是绝对正确的,文化大革命的初衷是打击官僚主义,这是被压迫了几千年的中国农民所需要的。这也是文化大革命为什么那么声势浩大,而毛却一直收放自如的关键所在。这种完全以农民利益为核心的执政出发点,使毛得到了中国人民的普遍信任。因而对大多数中国农民来说,即便毛领导时期穷困卓绝,且有大量的人因饥饿而死去,大家也始终将毛泽东当神一样敬仰。

毛的信仰是斗争,在新中国建立之前,与统治阶级斗争,解放后,在内部进行阶级斗争。为了人民,毛把身边的官员都当成了旧社会的当权者对待,结果,农民的地位巩固了,可毛身边的许多开国者都离他而去。除了周恩来外,毛在中央几乎就是孤家寡人。

这就是毛泽东的伟大之处:在旧社会,为了解放人民,毛不惜牺牲自己的家人;解放后,还是为了人民,毛不惜牺牲自己的革命战友。

这就是毛的地位在人民心目中一直无人能取代的根本原因。 

可遗憾的是毛的生命太短暂,没有来得及给中国人民一个完美的交待,就永远离开了他一生爱戴的农民。

在毛去世35年后的今天,尽管中国的整体经济取得了飞速增长,很多中国人却依然对毛领导下的那些艰难的日子念念不忘。

毛的成功告诉我们,独立和自主对于被压迫了几千年的中国人民来说比一切都重要。为了平等和自由,人民不怕牺牲,更不怕饥饿。可毛去世后,其继任者邓小平等人简单的改革开放,很快使中国回到了几千年不变的封建统治老路上去,经济是发展了,可人们却失去了宝贵的平等和自由。并且因为经济发展的步伐越快,党群矛盾也越尖锐。

我曾经在一篇文章中提过,农民问题其实就是中国问题。农民问题解决不好,中国问题也解决不好。而解决中国农民问题,必须首先提高农民地位。中国虽然有庞大的官僚机制压迫人民,但如果中国农民包括所有弱势阶层都能拥有独立自主的政治地位,就不会害怕官僚。所以提高农民地位并非让农民个个当官,而是让农民有自主巩固自己平等地位和主宰自己的命运的权力。只有统治者的强势地位被有效的抵消后,农民几千年来的弱势地位才会得到真正改变。在不存在统治和被统治、剥削和被剥削、压迫和被压迫后,得到平等社会权力的农民,才能自主参与到中国的改革开放大潮中去,真正分享到中国改革开放取得的丰硕成果。而其积压了数千年的潜能,也就自主的成为了推动中国社会发展的强大动力。

农民问题只能让农民自己去解决。

农民问题解决了,中国问题也就解决了。

注:本文原载《中国观察》2011年夏季版,因原文认为提高农民地位的途径是走西方民主道路,今晚重读此文,发现此观点并不成熟,于是对这一观点进行修改,便有了此文。】初稿于2011年。修定于2016年10月21日晚上8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