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政治改革已迫在眉睫

2016-10-09 20:06:27 来源: 中国观察杂志 浏览次数: 362
 

中国的政治改革已迫在眉睫

文/王寒非

有关中国正在崛起成为世界超级大国的说法是不够冷静的。首先,中国有三分之二的人口处在贫困线以下,就算我们在计算财富时把这些贫困人口不包括在内,单拿目前占有中国大量财富的那三分之一人口和发达国家人均财富占有率比较,也有相当大的距离;其次是,由于导致财富不健康分配因素的不可避免的存在,中国经济的健康发展将遭到严重妨碍和阻拦,并且,因为这种经济不健康因素的继续发展,结果将毫不意外导致一些潜在危机的进一步加剧。有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就是,美国是全球最富有最强大的国家,但美国同时也是全球政府赤字最大的国家,而中国却刚好相反,中国拥有全球最多的贫困人口,但中国政府却同时拥有高居全球前茅的巨额外汇储备。这巨大的反差,让人惊讶。人们不禁要问,中共改革中国的目的是什么?邓小平指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中的这一部分人,是不是指中国共产党政府和它周围的一小部分人?由此可见,自改革开放以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共并没有从真正意义上来代表中国,共产党政权富了,并没有代表它统治下的人民也都富了,这是中国的悲剧,也是中共的悲剧。

农民的贫困问题

如果说毛泽东时代,农民因为为了实现共产主义的远大目标,而跟共产党紧密的融汇在一起,从而构建了一个特殊的和谐时代的话,那么,邓小平时代单纯为追求经济发展的改革开放,却使农民和中共渐渐疏远了起来,农民最初所得的那点实惠就是分田到户之后的自给自足,但令人遗憾的是,中共在把田地分给农民自己后,就很少再管过农民了,并且非但如此,共产党的乡县一级政府还通过各种强行手段,向农民进行各种名目繁多的摊派,这种恶劣行为导致农民负担加剧而收入无法增加的同时,也严重导致了党群关系从未有过的恶化,以至在中国的许多农村地区,农民把县乡干部下乡当作当年的鬼子进村来看待。农民为了逃避无力承担的各种税赋,只得纷纷逃离家园来到城市打工,哪怕再苦再累,也不愿回去。

由于农村日益严峻的一些问题的出现,中央政府被迫对它的基层干部进行了有效的约束,并在一些严重的贫困地区减免了农业税。这些举措,虽然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减缓了农民和政府的对立情绪,但由于没有强有力的支持农民致富的政策出台,无所作为的基层政府似乎又陷入了与农民互不相干冷战局面。要知道,这依然是一种令人沮丧的危险关系,尽管这之后中央政府又相继从财政拨款,持续对一些贫困农村进行了各种补贴,但还是无法从根本上消除党群之间的这种冷漠关系,无法真正意义上的让党和农民重新融洽起来。其实,只要稍有一些历史常识的人都会知道,中国农民对物质的需求从来都不会很高,就像抗战时期一样,他们只要党能和他们心换心,心连心,为了党和国家的事业,洒热血抛头颅都从不后悔。

可是,中共要怎样才能重新赢得民心,摆脱现在的冷战局面呢?笔者认为,中共必须拿出抗战时期和农民同甘共苦共命运的精神来,把政府巨额的外汇储备和占有在少数人手中的大量财富,多一些用在改善农民生活和提高农民生产水平上来,出现政府赤字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丧失了民心。要知道,一个政党只要有了扎实的民心,才能有顽强的生命力,才能赢得人们长久的信任。一个民族也一样,只要能疑聚成一只拳头,真正做到了万众一心,要崛起并非难事。

然而,令人痛苦的是,中共现在已越来越无法做到这点,并且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造成的日益加大的贫富差距,农民对政府会越来越没有信心。换一句话说,经济越发展,这个潜在的危机会越来越严重,并将最终导致令人痛心的局面出现。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中国离崛起只会越来越远。

腐败导致基层腐朽

自改革开放到现在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共由于潜心经济发展而忽视了对基层干部队伍的建设,致使中国的许多基层干部几乎到了无恶不做的地步。他们一方面潜心研究如何做假汇报欺瞒中央,说形势如何一片大好,另一方面,成天绞尽脑汁四处敛财中饱私囊,只要你稍稍深入一点中共基层,就会很容易发现这些基层单位无论大小,都无一例外的有自己的小金库。在中国地方的许多大酒店和休闲娱乐场所,随时都能看到这些趾高气昂的公款消费者,并且,这之中的很多酒店和休闲娱乐场所,几乎都有政府官员的主要领导直接和不直接参股经营,他们用各种手段搜刮民财来充实本单位的小金库,然后又通过这种方式把财富据为己有。在中国地方的一些城镇,如果你在政府没有靠山,没有人在你这里公款消费,或没有人在你这里宴请政府官员的话,你的生意根本无法做下去。因为普通百姓和一般工薪阶层个人根本无能力在这些场所消费。

因而在中国,腐败已完全侵入了基层干部的骨髓,不管什么行业,什么领域,都已被腐败无孔不入的渗透了,更可怕的是在司法领域,已根本无司法公正可言,几乎是,谁有钱,谁就能打赢官司。所以在中国,老百姓最怕的事就是打官司。俗话说,赢了官司输了钱,指的就是你要打赢官司,就必须出的起钱。

可是,尽管如此,中国地方的官司却在迅速增加,其中最令人鼓舞的是民告官案例的增多,尽管因为无钱又无权,民告官大多以失败告终,但中国老百姓反抗意识的觉醒,还是在无意中对政府官员不法执政和腐败行为起到了一定的约束作用。另外,由于民间直接到中央上访的增加,使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中央政府不得不加强对腐败行为的打击力度。

然而,这些都无法起到真正根除腐败的作用,因为中共有近7000多万党员,有庞大的基层干部队伍,其腐败网络就像四处漫延的病毒一样,纵横交错的扎根在中共这棵参天大树上。正如中共的一位高级官员所说,反腐就亡党,不反腐就亡国。

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共的问题就是腐败的问题,也是中共高层最痛苦最无奈的问题,并且,中共高层还清醒的意识到,中国庞大的基层干部队伍和基层组织,自改革开放经济蓬勃发展以来,由于腐败的侵浊,已发生了质的变化,人们对党和政府的信任,也已糟糕到了极点。因而,为了遏制基层腐败程度的进一步加剧,为对党和政府的彻底变革赢得时间,中央政府声势浩大的开展了一系列针对基层的思想教育,但令人痛心的是,中央的这些三个代表党的先进性教育在基层干部这里,都成了无血无肉的形式主义,并且这些政治思想教育,基层干部们从来都是不屑一顾,据记者调查得知,类似这样的学习,很多地方单位都要发补贴才会有人参加,至于写学习体会就更是任务形式,首先就出钱请人写好了。

看来已转为以经济建设为主的中共,要对基层政府进行约束,单纯靠思想教育是不适时宜的了,不然,这种原本是党一以贯之的严肃的思想活动,就不会被基层干部当做儿戏一般对待,中共高层若能真正深入基层了解一下,就会发现我们的基层官员有多么恶劣,尤其当听到党的先进性教育被当做教育来戏称的时候,中共高层会有何感想呢?

必须尽快完成向彻底的民主化过度

民主问题是中共最不愿面对,最害怕面对,也是必须要认真面对的问题。

大家都知道,中国现在不远远算不上一个富有和强大的国家,并且充其量不过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可是,为什么许多国家都害怕它。并在它经济开始取得快速增长的时候,大家还更把它视为一种威胁?答案很简单,那就是因为中国不是一个民主的透明国家。

在某种程度上讲,专政的党派都是因为有过于膨涨的权力欲望,并且为了达到长期统治的目的,而对另外的反对势力进行残酷的镇压。不管人能是否拥戴,它都会把自己强加与人民。另外,一党专政较适合以纯意识形态为中心的精神统治,因而在毛泽东去世后,中国在进行经济改革时,作为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邓小平就应该早意识的这点。遗憾的是邓小平没有,后来的中共领导层也没有。

一党专政无论如何都是很危险的,其一,如果这个专政国家的经济很糟糕,又缺乏毛泽东这类伟人的强大的精神统领的时候,它面临的毫无疑问的崩溃,并且,由于他的崩溃所产生的动荡会严重波及别的国家;其次,如果一个专政国家的经济实力很强大的话,其权利的欲望容易进一步膨涨,继而威胁整个世界的和平与稳定。

中共就是这样。尽管它多次向世界表明,他无意称霸世界,但人们都情愿把它的声明当做一种外交辞令。谁都知道,单极的权力欲望如果没有另一个势力有力的对它进行约束,和对它平衡的话,它会没有理智的无休止的膨涨,因而尽管中共称它致力于世界和平,但谁又敢肯定他明天会怎么想呢?尤其当有一天它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超级大国时,可想而知,世界将面临怎样的威胁。因而为了遏制这种潜在的威胁,美国的中国周边部署的很多军队,尤其在伊拉克战争后,美国进一步加强了在中国周边的军事部署。因而如果周边国家都对中国抱有强烈警惕之心的话,中国日后的发展道路会越走越难。并且只要中共还是一党专政的话,和台湾的和平统一根本无法实现不说,国内的一些矛盾也无法得到有效的解决,尤其在日益冷淡的群党群关系和政府官员的腐败问题上,就更是如此了。

中共现在就像一匹骏马,令人叹服的同时,也令人深深的忧心。因为这匹马现在尽管表现出了强大的竞争力,但它的身上已爬满了毒瘤,痛苦的是这匹马自己根本无法把身上的病毒根除掉,这使人担心,这匹马终有一天会因病毒的侵袭而无法再继续奔跑。

那么,这匹马要怎样才能完全消除身上的毒瘤呢?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让别的马来帮它,并且不管再痛,也要忍受。

这就是中国的民主化进程。如果中共真正把人民利益放第一位,关注人民呼声的话,就应该冷静的吸收一些发达国家的民主治国之道,因为此时,唯有真正走向民主化,才是解决诸多国内问题,和使中共具有永久生命力的唯一途径,这样做,不但不会损害中共的利益,反还会使中共在人民心目中更加高大起来。

如果说中共增加外汇储备,是为了增强在国际舞台上的竞争力,和避免国家前苏联那样出现崩溃危机,从而给国家带来动荡和不稳定的话,那么,现在这种情况就根本不存在了,况且,由于对国际社会的融入,人民对民主和自由生活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了,因而此时此刻中共若能以大局为重,把人民利益置于党派利益之上,主动和台湾各党派密切合作,组建一个新的联合政府,中国国内的许多问题及中国党内的许多问题,自然而然的也就迎刃而解了。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也是中共的一次新生,并且,中共的这个以民族利益高于一切的大义之举,也将成为中华民族的一个千秋佳话。

看来民主化问题,是中国当务之急的问题,是解决一切问题的问题,也是中共不应回避和不能回避的问题。

                   本文原载《中国观察》200512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