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农民地位是解决中国农村问题的关键

2016-10-09 18:19:00 来源: 中国观察杂志 浏览次数: 410

提高农民地位是解决中国农村问题的关键

《中国观察》总编辑/王寒非

 

由于严峻的农村问题,中国政府近年来开始在一些农村地区减免了农业税,并在政策上开始大幅向农民倾斜。然而,要真正从根本上解决农民问题,真正使农民走出长期以来的穷困,除政府出台更有力的增加农民收入的具体措施外,更重要的恐怕要全社会都更新观念,改变对农民一向来的歧视态度。

中国是个传统的农业大国,农村人口占全国总人口的三分之二以上,由于各种社会因素,农民的社会地位一直都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非农业户口的城镇居民一直都不让子女娶农村女和嫁农村郎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因而在农村,农民都很重视子女的教育,为了让子女通过努力读书来跳出农门,改变地位低微的命运,许多农民往往省吃俭用,甚至不惜卖掉耕牛送子女上学。学习成绩差一点,被认为升大学无望的,父母在他们小学没毕业就早早让他们辍学回家种地。当然,学习成绩好的,不一定就都能考上大学。对于这些不能通过正规渠道吃上国家粮的,农民也要想方设法通过各种渠道,让子女脱离农村粮。更令人痛心的是,中国的一些地方政府和乡镇领导,在改革开放之初利用农民急于想让子女跳出农门的思想,实施所谓的户口开放制度,只要农民出几万元钱,就能买一个商品粮户口,就能安排一个不干农活的工作。这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和九十年代初,中国基层政府官员对农民进行的一场最无法饶恕的欺骗,尤其是一些乡政府,本来就已经人满为患,但为了大捞一笔,仍不断向农民子弟招工,其结果是造成乡政府严重人事超编,为给这些编外的官员发工资,乡政府只好巧立名目,向农民进行各种摊派,给中国共产党多年来好不容易建立的融洽而牢固的党群关系,几乎造成致命的打击,在中国的很多农村地区,农民对乡干部几乎到了完全相互对立的敌我状态,他们把乡干部下乡比喻成抗战时期的鬼子进村,其对待农民的野蛮和粗暴行为,与中国共产党最初的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已完全背道而驰。

由于农村工作环境差,加之农民最起码的权力得不到应有的尊重,许多农民被迫背井离乡外出打工,为了交纳乡政府名目繁多的各种摊派,他们中有些甚至宁愿流落街头捡破烂,也不愿回到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故土耕种。在中国南方的很多贫困地区,留在农村的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残。所有这些,几乎可以肯定的说,中国基层政府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从某种程度上说,中国的农村问题,其实也就是中国基层政府的问题。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经济已得到快速发展,但如果占中国人口大部分的农民仍处在贫困之中的话,那么这种发展是不和谐的。越来越严重的农村问题,使中国中央政府越来越意识到解决农民问题的紧迫性。为此,中央政府相继制定了一系列措施,对基层干部的行为进行约束,虽然收到了一些明显的效果,但如果要从根本上使基层干部得到农民信任,却还远远不够。中国中央政府除大幅减轻农民负担外,还必须有更强有力的增加农民收入和使基层干部真正融入农民当中去的措施出台,使基层干部能象中国共产党在艰苦卓绝的抗战时期那样,与农民建立那种鱼水情结,真正做到尊重农民,爱护农民,与农民同甘共苦,使农民真正感到当年那种能当家作主的自豪。只有这样,大量优秀的农村子弟才会乐意留在农村,为农村的发展而努力工作,同时,政府还需有更强有力的措施吸引更多的优秀人才,投身到农村工作中去。

看来,要真正让农民致富,让中国的经济发展中不再有不和谐的音符,整个中国社会都要尊重农民,尤其中国共产党的基层政府和基层干部,更应当首当其冲的深入农民中去,而不再是仅仅跑跑龙套,走走过场。要知道,中国的农民是最善良最纯朴的,这些善良纯朴的中国农民,曾为中国共产党和新中国成长,作出过巨大的牺牲,付出这巨大代价,我们没有理由不把他们的幸福当作我们自己的幸福,不把他们的痛苦当作我们自己的痛苦,因为我们的党是人民的党,我们的政府是人民的政府。

                                   本文原载《中国观察》2005年10月创刊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