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第三条道路

2017-01-30 10:24:22 来源: 中国观察杂志 浏览次数: 2387

中国的第三条道路

——矛盾的对立统一与中国的毛邓路线

 

       中国未来的道路必定还有第四条第五条,甚至更多。因为真理无法穷尽,马克思只是为我们开辟了一条探索真理的道路。而实践是掌握真理的唯一标准,马克思没有我们的经历。但马克思、毛泽东和邓小平永远是中国社会主义前进的基石。——题记

 

                           /王寒非

 

                     毛邓路线与左右平衡

 

         中国的第一条道路是毛泽东前三十年打造的社会主义道路;第二条道路是后三十年是邓小平打造的改革开放道路;第三条道路是现在的毛泽东和邓小平相结合的毛邓道路。

       前三十年是基础,后三十年是大胆突破和创新。现在是回归传统和大胆探索并举。所谓的中国第三条道路是:以毛泽东思想和毛泽东人民路线为主线底线,和以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为副线辅线;以毛泽东传统社会主义公有制为基石,以邓小平改革开放的适度私有制为牵引。前者的毛泽东思想和毛泽东的人民路线,使中国的社会主义道路有了唯一的合理性和唯一的合法性,而后者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却使社会主义道路的发展有了唯一的可行性。前者为左中左,后者为左中右。以左牵制右,避免社会主义走上西方资本主义。以右牵制左,避免社会主义走上过去的极端主义,同时,以右发展和壮大左,让左既排斥右,又离不开右,使中国社会主义在左与右的对立统一关系中,和诣的存在。这就是最新的社会主义平衡哲学,它的理论原型与《中国观察》在2012年夏季版发表的《毛泽东思想是共产主义的灵魂》的政治哲学观点一致。

 

             左与右的辩证关系

 

       没有右就没有左。没有左就没有右。而且,左中有右,右中有左。彼此的关系是对立而统一。

       换一种说法就是,没有右的资本主义就没有左的社会主义。同样,没有左的社会主义就没有右的资本主义。而且资本主义在内部也由左右组成,社会主义在内部同样也由左右组成。

 右是资本主义的本质,左是社会主义的本质,但左右同样贯穿在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各自的内部,成为各自存在的基石。

 换一种说法就是,毛泽东用伟大的人民路线打造了伟大的中国社会主义。但这伟大的左的社会主义内部,同样离不开左和右。

       毛泽东缔造的中国社会主义是大左。而这大左中包含的左右则是小左和小右。但毛在把握大左的同时,在小左和小右的对立中充当了小左,结果导致内部左右失衡,走上了极左主义。

       邓在毛泽东时期是社会主义大左下的小右。毛泽东去世,邓把握了大左的中国社会主义后,在小左和小右的对立中,又把自己充当了小右,结果又破坏了内部的左右平衡,把整个大左的社会主义,导上了极右主义。

       当然,这是历史的局限。

 毛和邓都没有达到使矛盾在对立中统一的思想高度。没有明白大左是在小左和小右的对立中完成的。作为大左的撑舵者,只是在中间平衡左右,而不是站在左边或右边,破坏平衡。

    

毛泽东的左和邓小平的右

 

       毛泽东的左和邓小平的右,毛泽东的矛和邓小平的盾,对社会主义的存在和发展来说,它们既是矛盾的对立关系,更是彼此不可分割的矛盾的统一关系。换一种说法就是,如果没有邓小平的开放,毛泽东的传统社会主义将死路一条,如果没有毛泽东传统社会主义人民路线的合法性,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也将因为离开了人民路线而迷失方向,并最终葬送中国的社会主义道路,葬送中国共产党。

 因而我认为,中国现在的毛派和邓派,甚至是反毛派和反邓派,他们都是中国社会主义建设,和中国社会主义复兴的一支重要力量,就像中国几千年来的反孔和尊孔,他们都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缺一不可。

       这就是平衡。换一种说法就是,如果没有毛泽东经济政策的一系列失败,就不会有邓小平改革开放带来的经济政策的一系列成功;如果没有邓小平在政治上的一系列失败,就不会有毛泽东思想和毛泽东人民路线的回归。

 因而毛邓是不能分家的。如果离开了毛邓,就离开了矛盾。离开了矛盾,中国社会主义理论的基石就不存在了。

 再换一种说法就是,邓小平经济政策的成功,是以毛泽东经济政策的失败为基础的。而毛泽东思想和毛泽东人民路线的成功,则是以邓小平一系列的政治失败为基础的。

 它们是承前启后的链接关系,不是孤立的谁是谁非的断层关系。

 没有毛泽东就没有邓小平。反之,没有邓小平,也没有今天和明天的毛泽东。

 再换一种说法是,用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来发展和壮大社会主义;用毛泽东思想和毛泽东的人民路线来节制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使之不走上资本主义。

 最简单的比喻是,毛泽东思想是线,邓小平理论是风筝。风筝不能脱离线,否则风筝就会失去方向而灭亡。

 最简单的说法是,用毛泽东思想和毛泽东人民路线打造社会主义方向,用邓小平与时俱进的改革开放理论,来走这条以毛泽东思想和毛泽东人民路线为基础的伟大的社会主义道路。

 因而对社会主义中国来说,毛邓是相互依存关系,不是不共戴天的敌我关系。离开毛泽东孤立的看邓小平,邓小平几乎毫无价值,并且还是反人类反文明的。而离开邓小平孤立的看毛泽东,毛泽东只是一个古老而伟大的神话传说,不具备任何现实的可行性。只有毛邓合一,中国社会主义才有了一切可能性。历史的局限是毛泽东排斥邓小平,邓小平排斥毛泽东。

 排斥邓小平使社会主义失去了可持续性,而排斥毛泽东则使中国社会主义失去了唯一合法性。

 而毛邓路线对立统一的并存,却使中国社会主义具有了顺应万物生存的矛盾法则。

 中国真正正确的社会主义道路就是这条左右路线高度结合的毛邓路线。它的本质特征是在政治上坚持毛泽东思想和毛泽东伟大的人民路线,在经济上坚持邓小平改革开放。

 前者的毛泽东思想是社会主义中国的基石,后者的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却是社会主义中国发展的基石。合二为一,就是中国社会主义的正确方向。

 矛盾缺一不可,毛邓也缺一不可。

 没有任何一方,都将导致左右失衡,给社会主义中国带来灾难性后果。

 这就是左右共存的中国社会主义平衡理论。抑制和放扬任何一方,都是破坏平衡规律,都将受到真理最严厉的惩罚!

 

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辩证关系

 

        社会主义一党执政的唯一合法性就是人民性,离开了人民性和人民民主专政,社会主义一党执政的本质就是独裁和暴政。

       这是毛泽东社会主义理论和毛泽东社会主义实践中深藏的真理,应该也是社会主义能够生存的唯一真理和唯一合法性。

       社会主义自进入中国以来,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毛泽东阶段,第二个阶段是邓小平阶段,第三个阶段是现在的习近平阶段。

       毛泽东阶段是传统而封闭的中国社会主义原始阶段;邓小平阶段是适应新形势需要的改革创新阶段。前者是本和守,后者是开和放。而现在的习近平阶段,则是回归传统的本和守,与坚持开和放相结合的成熟阶段。

       事实证明,没有人民路线就没有社会主义的合法性,而没有与时俱进的正确的改革开放,就没有社会主义道路的可持续性。毛和邓的对立统一路线,是社会主义走上成孰的开始,也是社会主义真正走上复兴的开始。

       这是真理的回归,也是人类认识真理和发展真理的必然历程。

       中国古代最伟大的哲学思想之一是老子的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讲的就是这种事物存在和发展的矛盾的对立统一关系。把毛泽东的传统和保守,跟邓小平的开放和创新相互对立的统一在一起,既顺应事物存在的规律,也顺应事物发展的规律。

       这是古代哲学思想通过现代政治理论的重生,它使社会主义有了相对完美的哲学思想基石的同时,又使中国伟大的传统文化得以复兴。

       新的社会主义理论的诞生,使马克思的社会主义是比资本主义更高级的社会形式的理想成为了现实的可能。

       这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重生,也是社会主义在中国的重新崛起。

 万物存在的最高法则是对立统一。而毛邓路线背后深藏的社会主义矛盾法则,则为我们认识社会主义和发展社会主义,提供了坚不可摧的真理基石。如果不出意外,它强大的理论力量,将赋予社会主义崭新的活力,和无限的可能性。

 人类有私有制社会就一定有公有制社会。有资本主义社会就一定有社会主义社会。私有制和公有制,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二者存在的对立统一,构成人类文明的基石。因而社会主义理论基石的形成,并不表示资本主义会灭亡,而是意味着资本主义新一轮崛起的开始。这是人类社会自我调节,自我净化,和自我完善的必然过程。

        世间万物都在矛盾的对立统一中生存,它们是此消彼长的相互依存关系,而不是相互消灭的敌对关系。

       有对立统一才有世间万物,有对立统一才有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有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对立统一,才会有未来的共产主义。

 

                                                                                                                                          2016.10.27.初稿

                                                                                                                                          2017.1.30.凌晨一点半修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