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路线与反人民路线

2016-10-12 16:18:52 来源: 中国观察杂志 浏览次数: 4645
 

人民路线与反人民路线

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与毛泽东的文化大革命

/王寒非

 

我与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

 

从我个人的经历来说,我希望中国走西方民主道路,这样,我个人及家人的基本人权能得到保障;从整个中国这数十年的经历来说,我也希望中国走西方民主道路,这样,整个中国人民的基本人权能得到保障。但,从整个世界和整个世界的过去与未来来说,我希望中国走真正的社会主义道路,因为整个人类世界,应该有一个跟资本主义对立而存在的更高级的社会形式,这样,人类才不会因为没有更高的理想和追求,止于资本主义,并最终堕于资本主义,毁灭于资本主义。

这就是我一定要在香港复刊《中国观察》的原因,也是我个人永不放弃的追求。

洛克的权力不能私有,财产不能公有理论,金科玉律般的把资本主义私有制,推到了近乎完美的极致。但,由于人的天资不平等,加之这一理论本质上的自私自利,注定资本主义社会必然存在严峻的贫富差距和社会不公。为此,社会主义者认为,上帝对每一个人都应该是公平的,上帝赋予一些人更高的智慧,是为了让他们去帮助更多的人,而不是去奴役去剥削更多的人。社会主义这一出发点,注定社会主义这一社会形式,比资本主义更高级。并且由于资本主义私有制只注重个人物质利益,而社会主义公有制更注重个人奉献和牺牲,社会主义常常需要伟人,资本主义则更需要按部就班的庸人,这就是为什么西方领导人敬仰毛泽东,而毛泽东从来不去西方,并极少出国的原因。

但,社会主义最致命的弊端是伟人或伟人之后,容易成为独裁和暴政。为此,我们可以把洛克这一理论的后半句改动一下,用于社会主义,即:权力不能私有,财产必须公有。

 

毛泽东路线与批邓批孔

 

中国现在选择的是毛泽东与邓小平之间的中间路线。从客观上讲这是正确的,一是已经打开的国门不可能关上;二是如果坚持毛泽东路线全盘否认邓小平的经济开放政策,意味着中国可能回到过去的封闭时代。这是不现实的,社会主义不应该是贫穷和封闭的标志,而应该大胆的走出温室,经历各种风吹雨打。可要继续全盘走邓的权贵道路,没有毛泽东伟大的人民路线,社会主义就没有思想灵魂,更没有合法性。全党全民就会继续腐朽堕落下去,最终被趁虚而入的西方民主取代,中共从此万劫不复。因而重新把毛泽东思想请出来,置于重要地位,一是为了抵制西方资本主义和资本主义民主思想的入侵;二是为了使中国重新回到正确的社会主义道路上来,以遏止邓小平的纯功利主义对中国社会危害的进一步加剧。

因而,中国现在的问题绝对不是腐败问题, 而是方向和路线问题,并且只要方向和路线问题解决了,腐败问题自然而然也就解决了。反之,方向和路线不对,再反腐,也只会越反越腐。无官不腐,无官不恶,没有强大的毛泽东思想和强大的人民路线,中国社会主义很难重新回到正轨,并找到真正的方向。

说到底, 邓小平所谓的改革开放,就是打开铁笼,把狼放出去,不择手段的任意释放恶的本性,把退化到只会低级享受的动物世界里去。这是葬送中共,毁灭文明。 而所谓的邓小平理论,颠覆的最终是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是人类共同的价值观和理想。其取得的任何经济成就都是在反人类,并且取得的经济成就越大,对人类犯下的罪恶也越大。相反,经济成果越小,对人类的破坏也越小,罪恶也越小。

古今中国有四大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他们分别是老子和孔子,毛泽东和邓小平。两大小人和两大伟人。小人是孔子和邓小平,伟人是老子和毛泽东。

老子是中国远古最伟大的智者,其哲学思想是中国几千年来的文明根基,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等不朽的真知灼见,教会了我们怎么认识宇宙万物。孔子反老子,教人如何遵从三从四德,丧失独立人性,成为权贵工具或奴隶。毛泽东反孔子反权贵,带领人民推翻了压在头上的三座大山,让中国人民挺直了腰杆做人,成为了人民的领袖。

邓小平反毛泽东。为了比孔子更干净彻底,逼迫中国人撕掉所有遮羞布,赤裸裸的拜金,让金钱取代信仰,控制人的灵魂,任由绝对控制钱财的权贵阶级牛马一般宰割。把人变成魔鬼,腐朽堕落成行尸走肉,不再是真正意义上的挺直腰杆的人。孔子把人驯服成奴隶,邓小平把人训服成低级动物,和无恶不作的魔鬼。孔子和邓小平,两个恶人旷世合作,一前一后,一呼一应,把中国孺家文化,发挥到了极致!

鉴于谬误跟真理同样重要的原则,我把孔子邓小平两大小人,跟老孑毛泽东两大伟人,一并统称为中国四大伟人。并且现在看来,毛泽东当年批林批孔,格局是小了。毛跟林彪不过权力之争,把其跟孔圣人同台批斗,高抬了林彪。而邓小平就不同了,其对中国文明的伤害,比孔子有过之而无不及。因而批邓批孔,才是真正的大格局,且对中国的现在和未来,都具有不可替代的警示意义!作为反面人物,邓小平跟孔子,当为中国今古一绝。

 

文化大革命的深刻意义

 

在中国,几乎所有的富人都是坏人。因为只有做坏事才能变富。而做好人也意味着只能做穷人。

这是邓小平不择手段的猫论的恶果。而且还美其名曰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可是几十年过去了,真正的上层建筑在哪里?是繁华的高楼大厦,还是高楼里充斥着的肮脏和无耻?

贪婪和欲望是无止境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最终也就成了毫无止境的追求金钱,以达到满足私欲和掩饰政权非法性的借口。错误的理论就是错误的出发点,走得越久,罪恶越深,越回不了头。

中共反动派现在张口闭口高喊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可是离开了现实的革命性谈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就具有了强烈的欺骗性。而限制人民言论自由,就是变相的强迫人们说假话。这是扭曲人民心灵,颠覆整个社会道德风气。

难道,我们的社会主义真邪恶到了要把人民都退化到沒有思想灵魂,没有人格人性的只追求低级感官享受的动物世界里去?难道我们的社会主义已脆弱到了连人民的言论自由都要草木皆兵,血腥打压的地步?

这绝对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真正的社会主义不会害怕人民,更不会害怕真正的言论自由。并且非但如此,真正的社会主义还需要人民的言论自由,还要鼓励人民的言论自由。不但不怕人民造反,还要鼓励人民造反,请人民造反。
人民的政权怎么会害怕人民呢?当然不怕。

老百姓喜欢阶级斗争,喜欢文化大革命。

前日跟一村民闲聊,提及文化大革命。该村民说,毛泽东当年搞文革是迫不得已,政府控制在共产党反动派手上,他们架空毛泽东,要复僻资修,毛只有发动人民保卫革命的成果。如果被复僻了,当年的革命就没有了任何意义,我们的政权也没有了任何合法性。这位村民还说,老百姓批判政府,和对政府的行为进行是非争议是对的,否则,政府脱离了人民,还叫什么人民政权?就像现在,因为长期打压民声民意,政府早已成了反人民的资修政权,不再来一场彻彻底底的文革,共产党很难再真正回到人民立场上来。

这位农民是文革时的造反小将,他说毛泽东当年搞文革,是为了让全国人民都参与到那场关于国家路线大是大非的大争议大争论中来,是文斗不是武斗,出了些谁也不希望发生的事件,是个别情绪失控所致,而且很多都是反动派背后暗中破坏,企图抹黑文革抹黑毛泽东所为。

这位农民文化水平不高,只读了初中,但他的一番话,让我惊讶,他的政治水平之高,足以让许多大学者汗颜。又想,如此深厚的人民基础,毛泽东在中国人民心中的地位,谁能动摇呢?绝对没有人!

文化大革命成功的挽救了中国共产党,挽救了中国的社会主义道路,更挽救了中国伟大的人民路线,而且,它为中国未来的社会主义建设,提供了不可替代的永恒的范本! 

这就是我们未来的真正的社会主义。在公有制的基础上,进行有限度的私有制。但要确保公有制这一社会主义基础不被动摇,就必须依靠人民民主专政来遏止私有制,以防其无限的扩大,动摇公有制基础,导致贫富悬殊和两极分化。而有限度有节制的阶级斗争及文化大革命,是调动人民积极性,实现人民民主专政的唯一手段,和最佳手段。因而对于现在的中国,文化大革命不是搞不搞的问题,而是怎么搞,什么时候搞的向题。离开了阶段斗争和文化大革命,社会主义将没有任何可行性。阶级斗争和文革,才是毛泽东一生中对社会主义的最伟大贡献,也是毛泽东毕生的思想精髓。离开了革命和持续革命这一基本原则,谈毛泽东和社会主义,不是愚民就是愚己。 

当然,没有左就没有右。同样,没有右就没有左。

的对骂及争执,不会扰乱视听,模糊方向,只会让人更清醒更理性,更有方向。因而我在中国观察杂志网站开设了社会大批判专栏,为设擂台比武论剑!

我坚信,真正的社会主义是不怕反不怕攻击的,关键是,我们是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是不是真正的人民路线。毛泽东说,与天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如果没有阶级敌人和资本主义这两个强大的对手,社会主义就不会强大,人民路线也不会具有顽强的生命力。当然,也不会有伟大的毛泽东思想和毛泽东伟大的一生,更不会有真正的社会主义,我们也无法认识什么是真正的社会主义。

而且我还坚信, 害怕敌人是因为我们还没有掌握真理。当然,当我们真正掌握了真理的时候,我们就不再害怕敌人,并且还会包容敌人,接纳敌人!

 

文化大革命是社会主义的思想核心

 

统治阶级的压迫和剥削,其实就是文化的压迫和剥削,而经济只是这种压迫和剥削的一部分,而且还是文化压迫和剥削的必然产物。因而压迫和剥削既是经济的,更是文化和精神的。而且所有的革命,从本质上都是文化的革命。

马克思把无产阶级的革命,简单的归结为物质上的穷人对物质上的富人的革命是偏面的,其以经济革命为革命核心的观点,最终导致了社会主义革命的尴尬,并因没有文化的生命力为依托,导致了革命的不可持续性。

而毛泽东却用伟大的文化大革命,诠释了社会主义的真谛!

资本主义甪多党制激活社会各阶层的生命力,最终达成某种统一,社会主义则依赖阶级斗争和文化大革命,来确保社会主义民主的纯洁性。而文化思想的活跃,是社会主义公有制坚不可摧的基础前提。

基于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是,当文化服务于经济,以金钱为核心的时候,金钱就会主导一切和扭曲一切。当经济服务于文化,以文化为核心的时候,文明就会主导一切。因而资本主义的金钱至上,不可能是人类社会的主导,更不可能是人类社会的理想。与之对应的应该有一种更高级,更能体现人类社会精神文明的社会形式——社会主义。但,这文明绝对不是现在挂羊头卖狗肉的空谈的所谓有特色的社会主义,因为这一主义,在本质上是反人类反文明,反社会主义的。

马克思的成功是创立了伟大的阶级学说,教会了人们革命,并建立社会主义政权,而毛泽东的成功是教会人们用伟大的阶级斗争思想巩固社会主义的人民政权。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才是一切社会主义的哲学核心! 没有革命社会就没有进步,没有理想人类就没有发展!这就是人类文化大革命的恒久魅力所在!

 

改革开放面临的迫切问题

 

经济也是有灵魂的,没有灵魂的经济就没有强大的生命力!

封建主义在中国能持续几千年,是因为有伟大的封建文化,并让所有的经济服务于这种文化。

封建主义的成功其实就是封建文化的成功,而封建经济只是封建文化的产物。

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也如此,它们的社会经济,同样是它们各自文化的附属品,而非主宰。并且由于社会主义公有制打造的是精神王国,而非物质王国,社会主义经济比资本主义经济从本质上更具思想灵魂,也更有魅力和生命力。

这也就是说,经济如果不是以文化为基石,不是以文化为核心的时候,经济也就没有了灵魂,没有了它本来的魅力!

更准确的说法是,经济的开放必须以意识形态的开放为基础,而且,经济的开放还必须是意识形态的开放的必然结果。中国社会现在不可调和的矛盾是,经济开放导致的对意识形态开放的必然追求,因为受到政治体制的扼制,而变得迷茫和痛苦。并且由于这一迷茫和痛苦的不断加剧带来的更深刻的绝望,最终导致了整个中国社会的腐朽和堕落。这也就是说,人类社会的精神文明是金钱和物质永远无法替代的。换一种说法就是,经济只是社会文明的一部分,而且还只是社会文化发展的必然产物,是意识形态决定经济形态,而非经济形态决定意识形态。有民主的意识形态才会有民主的自由经济。违背了这一自然法则必然会受到真理的严厉惩罚。

可中国现在问题的关键是,由于经济的开放无法避免的带来的意识形态的开放,与一成不变的政治体制之间的矛盾,已激化到了一触即发的临界点。中共现在要么走西方的民主政治道路,要么回到纯粹的毛泽东的社会主义路线,并从马克思唯物主义哲学的思想源头,寻找问题的原因所在。前者因为毛泽东思想在中国的根深蒂固,实行起来会很艰难,要扎稳根,更加不易。而后者,需要有更高于毛泽东的大智慧大胸怀和大勇气。中共的核心领导层中,有这样的天才吗?

                                                        2016.10.11.24点正